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1年5月>> 长白山笔记

蘑菇课

胡冬林

杨辉进来的时候

    第一课 夏末·和松鼠打了一架

    榆黄蘑的色泽和形态十分独特,看过一眼的人都不会忘记。

    先说菇伞的颜色。一种质地娇嫩平滑、吹弹得破的柠檬黄、滕黄、柚黄?都不太像。那颜色颇似荷清花(俗名鸭蛋黄)却略淡,比蒲公英花色稍浓,像驴蹄草花一样抢眼又不及它热烈。这样说吧,如果把风干的刺五加嫩叶芽用滚开的山泉水沏一下,泡出明澈碧透的茶汤,滴数滴在驴蹄草花的颜色中,可调制出十分恬静又稍许耀眼的淡金黄色。榆黄蘑的菌盖色泽从边缘到中心部分,由素雅的草黄至顶级的鲜黄再到明艳的金黄,层层过渡,人眼几乎难以察觉。哦,想起来了,那种黄是黄菠萝(黄

     

    蘗)经霜后的树叶被早晨的阳光映透的颜色。 

    从小立志当画家,也曾画过几笔的我深知,多老到的画笔也无法真实表现榆黄蘑的全部光采。

    有谁不喜欢花呢?我认为蘑菇的色泽比花朵更朴素也更美丽。

    然后说形态。丛生;十几二十几株菇蕾紧紧相拥,呈不规则扇形依附在倒木上,生机勃勃,努力向上。再然后说生境。生长在榆(主要是榆)、椴、水曲柳、桦(少量)等阔叶树的枯立木、倒木和伐桩上,偶尔也长在孱弱的活立木上。生于榆木上的榆黄蘑味道更鲜美,长得也更茁壮。

    最后说蘑菇的气味。它散发着野生蘑菇亿万年不变的鲜美纯粹的菌香,仿佛来自仙境。这香气不张扬亦不做作,宁静幽悄融入四周小溪、苔藓、湿腐木、青草绿叶的清气中。只有将鼻子凑近去,它才骤然绽放本性,难以形容的鲜劲、潮润、沁凉之气贯入鼻腔,像一股山野的香风,刹那间扑进肺腑,充溢胸膛。整个人即刻感到头脑清明,精神提振。我品过,许多人闻过一次之后,不会在闻过的蘑菇上闻第二次,只一次已将那气息烙印在记忆深处。

    有一次妹妹从长春来看我,准备午饭时一个劲儿念叨:中午吃什么菜呢?我说别急,上山给你取点榆黄蘑回来炒笨鸡蛋。拔腿飞快上山进寒葱沟往返四十分钟,从一株只有我知道的榆树大倒木上采回两斤多嫩菇。回家拉开背包拉锁时,鲜冽菌香骤然喷发,带着一股劲道扑在妹妹脸上。她瞪眼张嘴,一副呆相,啊——啊——啊——连声惊叹。

    今天极幸运,从寒葱沟进原始林,在没膝深的草丛中往溪边去。偶然抬头,一棵遍覆厚毡般翠绿青苔的倒木背阴处,一蓬淡淡的金黄色光辉静静闪耀。定睛看去,好大一簇榆黄蘑!

    榆黄蘑又叫金顶蘑、玉皇蘑,学名金顶侧耳。1979年初秋,我在长白山脚下的一个山村小市场见过。采蘑人把一簇蘑菇连同它生长的倒木根材一并锯下,虬曲槎枒的老树朽根衬托着嫩娇娇的金蘑,宛如一件用上乘黄玛瑙雕琢的工艺品。其实,这比喻纯粹贬低这至纯至美的自然造物,人工制品再怎么精雕细镂也比不上天精地血孕育的珍品。好比我现在用近千字来描述它,倒不如捧来一坨蘑菇,让你看一看闻一闻,那才叫亲身感受。

PAGE 1 OF 34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