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1年5月>> 金短篇

西山谣

王可心

杨辉进来的时候

    毛四感冒了,发烧,39度多,高烧让他无法入眠,身上每个骨头节都钻心的疼,三天三夜,毛四就像蜕了一层皮,走路都觉得有些打晃。来东北三年,这还是头一次生病,毛四想,自己很倒霉,大年三十儿感冒,不是好兆头,兔年不吉祥。本来,毛四打算过年好好睡上几天,休整休整,等到春天来了,活儿会一天比一天多,到那时,想休息怕是也舍不出时间。人一有病就变得脆弱,毛四突然特别想家,躺在床上他开始想孩子,想老娘,想老婆。三年里,他还没回过一次家。

    毛四决定仍不回老家过年倒不是因为生病,而是舍不得把钱花在路上,挣钱那么容易么?所以,钱一定要用在刀刃上,家可以不回,但钱必须多给媳妇寄一些,他得养儿子还要给老娘看病。毛四是一家之主,是家里的顶梁柱。虽然一个人远在他乡很孤独,但他认为这样很值

    得,男人么,要顶天立地,要忍受孤独和寂寞,不能像个娘们儿那样,再想家也要扛过去。

    毛四是个能吃苦又很节俭的男人,他和在西山住着的许多外来人一样,都是没钱而又知道省着花的人。西山在吉林人的眼里就是贫民窟,住在这里的人有病了,一般不去市里的大医院,而是就近在社区的诊所里打针开药。便宜啊,在大医院里挂个普通号还得五块呢,而在社区诊所不需要挂号,毛四一天的生活费才多少钱哪,五块钱足可以让毛四活一天了。

    坐在诊室里,毛四一个劲儿地咳嗽,医生就拿出听诊器前听听后听听,然后又让他量体温,最后医生说他是上呼吸道感染了,让他挂吊瓶。毛四问,我只是感冒吧?医生笑了说,对呀,是感冒,上呼吸道感染了。毛四不明白,感冒就感冒,为啥子说我上呼吸道感染了,有那么重吗?面对医生,毛四还是有点发怵,不太敢和对方掰扯是非曲直,就默认下来。但,毛四不情愿挂吊瓶,他坚持要吃药,一只吊瓶要好几十,能买多少药吃啊。毛四心疼钱,早晨起来,他一张张数过,给老婆寄完钱,他兜里就剩三百来块,说不定这三百块得吃一个多月呢。可医生说了一句话,让他狠下心来,医生说,现在不打针,病重起来,那不是要打更多,哪多哪少?

    透过医生那对眼镜片,他看出,医生的目光很真诚。毛四在心里盘算了一下,认为还是马上挂吊瓶合算,轻的时候打三针可能就好了,如果不抓紧治,真的重了,到时候也许要打五针或者六针,那样的话药费不是正好翻了一番吗,岂不是要花更多的钱?这样一想,毛四就高高兴兴地说打吧。他把胳膊伸出来送到医生面前。医生叫来护士,把开好的方子递给她,医生又转头对毛四说,让护士给你打。毛四就这样挂了吊瓶。后来,毛四想,如果那天他没有病,他就不会挂吊瓶,不挂吊瓶,他就不会认识彭艳艳。

    护士兑好药就喊毛四到点滴室去。这个社区诊所是家两室一厅的民房改造的,所谓的点滴室,其实就是原来朝北的卧室,不是很大,毛四一打眼就看出是两米七的开间,也就十来平。屋里放了四张床,毛四进了屋,最先看到的就是彭艳艳,因为屋里只有她这么一个病人在打针,所以,毛四一眼就看到了她,那时候,毛四还不知道她叫什么。虽然都在西山住着,虽然也有些面熟,但毛四从来没和她说过

PAGE 1 OF 9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