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1年5月>> 金短篇

谋生

江北

杨辉进来的时候

    发现曲三的是小简。

    那天晚上,夜黑,雪白,小简深一脚浅一脚地把踏板拽上来就感觉传送机的苫布瑟瑟颤抖,那颤抖影响了上面的雪,经不住地滑了下来。小简心想,里面肯定钻进野狗了。

    于是,毫不迟疑地在甲板上拾起根绑旗杆的木棍,对着那颤抖的地方,杵了两下。在小简的思维中,接下来应该是这样一幅景象:一条丧家之犬夹着尾巴拼命逃窜。即使,即使不是这样,最起码也应该有嗷嗷的嚎叫声,这才符合常理。

    可是,就是完全出乎他的意料,这些景象并没有出现。恰恰相反,刚才还很剧烈的颤抖被点了穴道般地停止了。显而易见,这种停止是克制,是具有智力的人类才会有的克制。

     

    诧异了几秒,对准刚才的部位又杵了一下,这次比刚才手劲狠了,声音就出来了,是压抑的闷哼。显而易见,他猜对了。于是,他一边高喊出来一边用木棍敲着船板,听起来就像在击鼓助威。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小简霍然发现他做的这一切是多么的徒劳。对方丝毫没有出来的意思而且仿佛连声息都没有了的安静,如同在告诉他刚才的都是幻觉。小简又喊了一声,这一声明显地有了疑惑和不甘,但是他又绝对相信自己的判断,所以在“来”字的尾音上毅然决然地高昂坚决了许多,就像乐曲的最后乐章,充满坚定和不容置疑。

    依然如故,还是依然如故地毫无反应。

    这种情况下,每个人本能地都会有点紧张。小简停止了敲打,脑海里刷刷地闪过电影里看过的情节,然后就像被踹了一脚似的全身痉挛。

    片刻,他清醒了,悄悄把木棍快速地伸到苫布底下,猛地一挑,大喝一声后,端在身前的木棍就像握着的冲锋枪逼住对方 。

    这可把当时躲在里面的曲三吓了一大跳,条件反射地一缩,脑袋一偏,咣的一声额头就撞到传送机的角铁上,不自觉地啊了一声,嘴里嘶嘶地抽气。现在曲三两处受伤,刚刚被杵到的脸颊和撞到角铁的额头开始上下呼应地痛。此时的小简在他眼里如同凶神恶煞,他顾不上疼痛,胆怯地看着那双圆睁的眼睛,嘴里哆哆嗦嗦地说想在这底下呆一夜,说他没地方去,说行行好,行行好。

    曲三的话让小简一下子就垂下了手里的木棍,随即向前凑了两步想看清对方的面目,可是除了看见对方两只闪着光亮的眼睛以外,剩下的都是模糊的黑,就像黑夜里的猫。这时,兜里的手电筒就发挥了作用,他掏出来,拧亮,一道白亮的光束伸了过去。

    就这样,宛如出土文物的曲三呈现在光线下。他没有戴帽子,头发很长很乱,脸又瘦又黑,纵横的皱纹给人的感觉就如同经过战乱的村庄,贫瘠,凄凉,困苦。现在,在这些景象中又添加了一道从左额的发际里爬出的黑红色蚯蚓,跃跃欲试地穿过眉毛,进入上眼睑,迫切得就像沙漠里的人看见了水源一般。

PAGE 1 OF 11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