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1年5月>> 金短篇

星月夜

祝红

杨辉进来的时候

    接到单单姐电话时,我正穿过人行道,去追赶最后的公交车回家,

    她只在电话里说了一句,衣惟出车祸死了。我的心如同被冰冷冻了。公交车的灯光刺眼,我趔趄着登上车,顺势坐在车门口的座位上,泪水已弥漫了我的脸,模糊了视线。

    衣惟,你怎么会出车祸呢?两个月前你打电话约我见面,说要出远门。我冷冷地说,没空。你说,如果不见,也许我们就再也见不到了。衣惟,真的吗?这就是你所说的远门吗?

    车厢里空气浑浊,公交车驶向冬日的黑暗。我把自己的头深埋在扶着把手的右臂弯里,任凭记忆的闸门打开,滔滔往事如暴雪铺天盖地,在这幽暗的车厢里把我埋没……

    第一次见衣惟是夏天,两年前的夏天。单单姐来长春办事,她雇了一辆当地的红色奥拓车。司机衣惟把奥拓车停在饭馆的泊车位,他清清爽爽地从车上下来时,我发现他很帅,中等个头,清瘦挺拔,剑眉炯眼,不太多的头发,一身休闲打扮,干净利索。

    我们在餐桌旁落座,单单姐给衣惟做介绍,这是我表妹衣依。衣惟的眼光射向我,他看人的样子总是带着一股凛然的英气,透出只有在江湖上闯荡过才有的从容和冷峻。他问,你是衣裳的衣吗?我点头。那我们岂不是一家?衣惟笑道。单单姐也笑,可不,你们一个叫衣惟,一个叫衣依,这么古怪的姓氏可真是少见呢。我也惊诧极了,真的吗?你和我是同一个衣?衣惟说,是啊,说不上一二百年前就是一家呢,你就是我远支的妹妹,这很有可能。那你就是我的哥哥。

    不记得吃了什么菜,只是很开心地聊,笑声不断。饭后他们就要返回小镇了,单单姐说,衣依,和我们一起走,去我家玩两天吧。我打着哈欠说,不去,我要回家睡觉。单单姐说,反正你明天不用上班,一个人多没意思呀,就跟我去吧。衣惟也在旁劝道,既然姐让你去就去呗。我还是推脱了,我宁可在家孤单度日。

    这次见衣惟,没有太深的印象,他不过是个小镇上的司机,开着廉价的出租车。回到家,坐在电脑桌前,我强烈地想念月宝宝,我希望在网上能够看到他。月宝宝叫叶知月,像一个充满诗意的女孩的名字,而他本人长的也很像充满诗意且忧郁的女孩。我们在网上相识,从虚拟走向真实。和他在一起时,我习惯叫他的网名月宝宝,又亲切又暧昧。他的女朋友在北京打工,难得见上一面。那时,我以为我们频繁的聚首,不停地上床,所占的天时地利人和,足可以让月宝宝留在我的身边。然而,北京来的一个电话,便把月宝宝拽了过去。

    在没有月宝宝的日子里,我的心已经成为空壳,我只有靠想着他,回忆和他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来营养我缺血的心肌。一个又一个孤单的日子里幻想着月宝宝能回到我的身边。

    有一天我接到衣惟的短信,他问我还好吗?我礼貌地回信:还好,谢谢。从此,我们偶尔有了短信和电话的往来,并不频繁,却几乎每次都出现在我心情极为不佳的时候,回他一条短信,也算转移我的注意力。衣惟的短信或者电话给了我一丝的安慰。可是,我多么希望短信是月宝宝发来的啊,可惜,他就像从地球上消失了一样。

PAGE 1 OF 8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