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1年7月>> 作家走廊

大江健三郎文学的创作及其结合点

李薇.译

杨辉进来的时候

    时间:2009年1月18日上午

    地点: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

    叶渭渠: 首先祝贺大江先生获得“21世纪年度最佳小说奖”。对于您的获奖,我从心底感到高兴。众所周知,在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有非常多的日本文学作品被翻译成中文出版,其中,大江先生的作品占有重要的地位。特别是最近几年,在许金龙等学者和编辑的努力下,您的新作均得以快速与中国读者见面。

     

    我们与先生之间,已经建立了读者与作者之间的“书缘”!正是在这种“书缘”和您的支持下,我从十几年前开始着手,已经编辑了两套您的作品专辑。更加可贵的是,2000年9月,我和林林先生曾与您进行学者与作家之间的深入对谈。一次次心灵之间的交融,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今天,我感到特别美好的是,能够在我曾经工作过的令人怀念的日本研究所与先生再次面对面地交流,真是感慨万千。

    最近几年,您的八部作品在中国翻译出版,我拜读了您的全部最新作品。从中感受到您的创作系列是基于您丰厚的人生体验,您的作品具有半自传性特色。您的创作体现了对您个人生活的体验、对整个日本社会的体验,乃至对新时代的世界及其历史的体验和关怀。这些体验连接为一个整体,形成一个系列。因此,我非常希望了解的是,您的这些体验的结合点是什么。

     

    大江健三郎: 谢谢叶先生。我这次是为了领取文学奖来到中国的,很高兴得到您的祝贺,向您表示感谢。获奖的纪念品是一个金属景泰蓝花瓶,我不知道如何体现它的价值,因为从不曾关注过这样的艺术品。我要说的是,其实对我来说,最大的愉悦是到北京能够见到老朋友,比如见到迅速而高质量地将我的作品翻译成中文的许金龙先生,见到社科院外文所的陈众议先生等等。

    我本人并不是学者,但我当年是抱着成为学者的愿望而走出日本四国的小山村的,然而最终却没能成为学者,而是当了作家。

    刚才,叶先生谈到对我的作品的研究,我非常感谢。叶先生还说到今天非常高兴。您是用日文表达这一语义的,我想,对于先生这样的大学者来说,可能在心里只有母语中文才能更加充分地体现出您丰富的思想,用日文说出来的时候,应当是经过了一个内心翻译的过程。不过有意思的是,您刚才使用了“美しい思い”(感到美好的)这样一个表述,这个表述虽然在法文、英文和德文里也有,不过如果是我的话,我可能会在这种场合使用“懐かしい”(怀念)来表述。在日语中,“美しい”一般用于形容美丽的地方、美丽的情景、美丽的生活记忆,表达的是对美的状态的感受;而“懐かしい”表达的则是对过去情境的怀念。但是,您使我觉得,您在此使用“美しい”更为贴切,因为,您想表达的不仅仅是怀念,您在句子中不仅使用了“美しい”,而且使用了“懐かしい”,充分表达了您丰富的内心世界——那般的美好和令人怀念。今天,我也能在这个美好的、令人怀念的场所与大家见面,这让我非常高兴!

PAGE 1 OF 3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