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1年7月>> 作家走廊

致叶渭渠先生的一封信

许金龙

杨辉进来的时候

    亲爱的叶老师,您好!

    15日上午在八宝山竹厅与您告别时,您的神态与平日里并没有什么不同,只见您阖上双目,微微皱着眉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问题,也就没敢上前打扰,便以信函形式向您汇报近况。

    最近一次聆听教诲,是在11月14日上午,那天的天气挺好,卢茂君女士也在您家里。

    我对您谈了解读大江健三郎先生最新长篇小说《水死》过程中的一些想法,觉得这部小说延续了大江先生一直以来的思路——在当下的绝望中寻找希望,在手法上则借助英国文化人类学家弗雷泽的《金枝》中的杀王表述,以此在《水死》中形成多重隐喻,试图杀死存留于包括自己这位民主主义作家在内的所有日本人精神底层的“王”——以“天皇陛下万岁”为象征的昭和精神,从而迎来民主主义的时代精神。您当时敏锐地指出,尤其要注意这种昭和精神与绝对主义天皇制的内在联系,这应该是解读《水死》的关键点,最好向大江先生当面确认这个问题……

    您的感觉非常准确!铁凝女士应大江健三郎夫妇之邀曾于12月2日下午前往东京郊外的成城拜访大江夫妇,刚好我们都要出席在北九州召开的日、中、韩文学论坛,她便约我同道拜访大江先生,翌日再一同转机前往北九州。在那次持续了六个多小时的会谈中,我非常失礼且唐突地请求铁凝女士停下她与大江先生之间的热烈长谈,以便向大江先生确认您所指出的关键点——昭和精神与绝对主义天皇制的内在联系。听明白我的问题后,您和唐老师的多年老友大江先生非常肯定地表示,在我提及的若干隐喻中,最关键的便是绝对主义天皇制这个“王”了。他还说到“我的头脑里目前只存在两个大问题,一个是鲁迅,另一个则是(象征着未来和希望的)孩子”。他表示目前的局势令人非常绝望,他每天夜晚带着绝望上床睡觉,清晨起床后则要照顾孩子,一个在智力上永远停留于三至五岁的、心灵纯净的大孩子,他还要在自己的作品中继续寻找希望——始自于绝望的希望,在《水死》中追根溯源地寻找当下之绝望的根源——以“天皇陛下万岁”为象征的昭和精神,唤醒更多的人一同杀死绝对主义天皇制这个王,以便迎来民主主义的时代精神,这就是大江先生近期的生活和工作了——始自于绝望的希望!

    我是12月8日凌晨从日本回到家里的,由于基本完成了翻译《水死》前的学术准备,拟于近日避开北京的诸多杂务,躲到南方全力翻译《水死》这部重要作品,计划于离开北京前拜访先生汇报以上所述,顺便呈上作家出版社刚刚出版的拙译《读书人》(大江先生的近作),便像以往那样,随手在扉页写下了“呈请恩师指正”字样,却于12日清晨突然接到唐老师的电话,告知您已于11日晚间离开了我们。震惊之下,赶紧拉上郑青便去了您家,陪着唐老师度过这段悲伤的时光。大致叙述了前一天晚间发病的经过后,唐老师便忍着悲哀说道:叶老师和我一直都很关注培养后学的问题,也多次对你说起这个问题,现在他不在了,我真想陪他一同去了,今后你要记住我们的嘱托,多给好学的年轻人提供机会,力所能及地帮助他们进行学术研究,就像我们当年帮助你那样……

PAGE 1 OF 2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