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1年7月>> 作家走廊

叶渭渠、唐月梅——最美学者伉俪

彭俐.吴萌

杨辉进来的时候

    2010年12月11日晚,我国知名的日本文学、文化研究专家,翻译家、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院教授叶渭渠先生,在家中伏案工作一天后因心脏病突发逝世,享年82岁。遗体于15日在八宝山殡仪馆火化。同日,记者登门采访了叶渭渠先生的遗孀——学者、翻译家唐月梅及子女。

    叶渭渠、唐月梅——这对相识于少年时代异国他乡的学者伉俪,一同坠入爱河,一同归国,一同考上北京大学,一同攻读日语专业,又一同翻译了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川端康成的小说《雪国》《古都》,并合著《日本文学史》等。夫妻俩合译合著合编的有关日本文学、文化著作多达200余卷。

    人们都说“工作着是美丽的”,我们却分明看到“做学问是美丽的”。我们似乎已经见多了生活枯燥、表情刻板的学者之家,当面对这样一对美丽的学者夫妻时颇感惊讶。

    他们相知相伴50余载的人生故事,如同他们的译文《雪国》《古都》一样清新婉约、美好动人。

    问“渠”哪得清如许 为有源头“梅”影来

    “哎呀,我从没见过那么亮的眼睛!只见一位少年骑着自行车,正好从对面过来。多么神奇的眼神!好像有一股很强很大的魅力,看到你马上就能吸引你,我简直呆住了。”已然80岁的唐月梅老人谈起初恋时,面颊微微泛红,眼中闪烁出充满爱意的幸福光芒——这是1945年秋,越南堤岸华人城的知用中学里,同为华侨子弟的唐月梅和叶渭渠的第一次相遇。

    当时,从小成绩优异的唐月梅刚由小学直接升入初二年级,因为很尊崇一位老师,主动要求到他任教的乙班读书,平日住宿在学校里。叶渭渠则在甲班走读,在学校的时间很少。但两人还是遇见了。“后来叶君跟我讲,那天他也一下子记住了我。我刚刚从小地方来到堤岸这样大的华侨城,还穿着乡下白衣黑裤的唐装,非常朴素。他就觉得这个小姑娘很特别,跟同学打听,知道了我叫唐月梅。那时我们好年轻啊,我只有15岁,他不过17岁。虽然彼此印象深刻,但并没有熟悉起来,不久后他就转到别的中学。”

    直到高中二年级,叶渭渠才转学回来,二人成为同窗。“当时他在学校很出风头,是学校壁报的主编,笔头很快,写字画画都在行,加上为人特别随和,有一种纯真的魅力,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他。有一位和我同宿舍的女同学,经常邀请他出去玩,约他看电影,没想到叶君提出:‘你把唐月梅也叫上吧。’这算感情开始有一点萌芽,但我们很少单独约会,也从来没有讲到一个爱字,可能我们都是比较保守的人吧。”

    “我曾经开玩笑和叶君说,公开的是我领导你,实际地下是你在领导我。这是怎么回事呢?我在学校里因为成绩优异,担任学生会主席。这时叶君已经是地下学联的主席。这个组织旨在宣传新中国,反对国民党腐败领导,同时参与越南共产党的一些活动。这些都只能是很隐秘的地下活动,所有成员都是单线联系。叶君发展我加入,是我的联系人。他生性平和,不会热血沸腾地宣讲革命,就是慢慢引导,先介绍给我一些进步的小说,比如《小二黑结婚》,我觉得好看,过些日子又拿来一本《王贵与李香香》。我们聚会也很有意思,几个人装出打麻将的样子,麻将桌下,就是要讨论学习的《新民主主义论》。”正值最美好的青春岁月,革命和爱情就在两人懵懂中进行着。

PAGE 1 OF 5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