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1年7月>> 作家走廊

呻吟的村庄——长篇小说《初婚》后记二

吴克敬

杨辉进来的时候

    看到一则消息,惹得我要为《初婚》再写一个后记了。

    消息称:“最大的文化遗产是古村落。”冯骥才先生就认为:“一个地区的经济有兴衰,但唯有文化是永远攥在手中不变的王牌,是永恒的资源。”前不久,《古村落》杂志举办创刊一周年座谈会,北京永定河文化研究会会长张广村介绍,我国古村落的数量在4000个左右。现在,几乎每个月就有一座古村落被破坏消失。我认为,张氏会长的介绍不谬,我们硕果仅存的一些古村落,于今日面临着最为危险的局面,特别是被圈进城市里的古村落。

    我生活的古城西安,如席卷全国的现代城市建设一样,在新时期以来,迅速地扩张着,扩张的结果,使许多原始的村庄不可避免地消失着,其中不乏文化含量很深的古村落。与此同时,在古城实行的“城中村”改造中,又使一些文化内涵独特的古村落,被钢铁化的机械夷为平地,然后机声隆隆地修建起一座座面貌大同小异的商品住宅。对于城市发展中的这一措施,我不能多嘴多舌,横加指责,但我也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拍着巴掌为此唱赞歌。我只是认为,城市新区的建设,以及“城中村”的改造,能如我们进行一项工程建设前,对地表文物和地下文物,首先作一次勘探评估一样,对将要拆除重建的古村落,召集起于此有所研究的专家队伍,也对古村落进行一次勘探评估。不具备保护意义的村落,就拆了它重新建设,而具备了文化保护意义的村落,就要不讲条件地保护起来。古村落,其本身就是一个不可复制、不可多得的历史文化存在,就是我们已经认识,并且认真保护和收藏的传统文物。

    类似的问题,世界上一些发达国家已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经验,这是我们需要记取的。

    1928年面世的《再别康桥》,是现代著名诗人徐志摩最脍炙人口的一首诗作。如今诗人已逝,但他旅英期间常去的康桥还在,还像他当年诗作中描绘的那样,桥边的金柳依然随风飘摇,桥下的碧波依然微澜荡漾。让远在东方的中国游客,心生许多怀念和兴致,手捧徐志摩的诗作,远渡重洋,到英国的那一方土地上去,面对那片典型的英国乡村景致,兴趣盎然地行走其间,观赏着,猜测着,探寻着那些典雅的,而又极富乡村色彩的小桥流水,怎样激发了诗人的诗兴,让他喟叹不已,写出那样一首不朽的诗篇。

    徐志摩诗中的康桥,距离超级都市伦敦不远,驱车不过一个小时,而那里的风景,则与那座英国经济、政治、文化中心的城市完美地相融在了一起,就像那座特大型城市一样,有许多建筑能追溯到欧洲的15世纪,让游客在郁郁葱葱的林木之中,尽情地参访隐匿在其中的乡村建筑和风貌。然而,这只是英伦三岛上的古村落保护之一斑,它被徐志摩的诗歌写到了,就成了中国游客心里的记忆,如果时间允许,经济上没有问题,可在英国的乡间广泛游历,很容易的,就会发现像康桥这样,保持着淳朴乡村景色的小村小镇,遍布着英伦三岛各地。当然还可以这么说,除了一些重要的工业中心、大都市之外,整个英国都还保持着一派美好的田园风光,一如百年前被画家和诗人所描画吟咏的模样。而且是,就在那些工业中心和大都市的核心区里,也有不少淳朴的完美的古村落被原汁原味地保护着,并没有因为工业建设和城市发展的需要,而把这些古村落推倒乃至消失。

PAGE 1 OF 5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