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1年7月>> 金短篇

花痴

张笑天

杨辉进来的时候

    今晚的月色显得苍凉。

    我的车藏在梧桐叶斑驳的树荫后,秋风摘下大片大片深褐色叶子,刷拉刷拉地在风中滚动。

    马路边上,霓虹灯迷离地闪烁着,这家小巧的发廊居然叫“伊甸园”,真是匪夷所思。情报是准确的,他果然逃脱了精神病院的监管,又溜回这座小县城。我坐在摇下车窗的车中,盯着凄清马路上的一个熟悉的羸弱的身影,那正是我的老爸。

    为了不扩散,我连秘书都没带。

    老爸一直在发廊门前转悠,兜圈子,执著地又显然是病态地等待着什么。我的心在发抖,脸上灼热。司机敏感地看了我一眼,那眼光仿佛是鞭子,狠狠地抽了我一下。

    他走进了光区,那头发花白的老人,拄着一根造型别致的枣木棍,很绅士的那种,是我几年前登泰山时给他买的。它还是一根智能手杖,手柄上有开关,一旦老人摔倒,它会自动报警,红灯闪烁,发出救护车式的鸣叫声。

    那时周围的人都由衷地夸我是“孝子市长”。父亲是个中学教师,含辛茹苦地把我培养成人,我一向是他的骄傲。他为人严谨,通达事理,我当了二十多年官,他从没给我添过麻烦,不管是家人、亲友,他一件事都没求过我。我心里一直有个心愿,好好待他,让他有个安乐的晚年。

    可我现在这样待他,良心上过得去吗?可我别无选择呀,我被逼到死胡同里了,我也是为他的名誉和晚节着想啊。

    世上的事真是难说,一向谨小慎微、宁儒行不乱步的父亲居然缠上了桃色新闻!

    作为一个管辖十县三区上千万人口的市长,我每天不知要处理多少棘手的事情,不敢说游刃有余,也不会像这次这么尴尬,或者说狼狈更贴切。我从小敬重甚至崇拜的父亲,正把我放在火上炙烤。

    母亲七年前过世后,我曾劝过他,可以试试再找个老伴,他一笑,不置可否。我又不好多说,怕他疑心我要“甩包袱”。

    我并不保守,找个伴侣我能接受,时髦一点,同居我也不会反对。

    但我万万想不到,他会这么出格!

    送他去精神病院,也是万不得已。用网上时兴的话来说,老爸 “被精神病了”。我叫人安排他住进神经科,秘书与院长经过磋商,给出了抑郁症这样的名目,让他去休养而非治疗。我生怕真的把他弄出精神病来。

    谁知道,连哄带骗地把他弄去才三天,就接到院长惊慌的电话,老人失踪了。他和秘书商量,想动用警力寻找。

    我的头嗡地一下涨得有巴斗大,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生怕不传得满城风雨呀!我中止了他们兴师动众的计划,告诉他们“低调”,毕竟是家务事,我自己来处理。

    于是下午开完市长办公会后,我赶了六十里路,来到我出生的这座小县城。我先到父亲的住处看一眼,房门锁着。我有钥匙,打开房门,开了灯,屋子显得冷清,抹一下茶几、沙发,上边有浮灰,显然他没进过家门。我环视一下十几平方米的客厅,顿觉脊背发凉。原来一直悬挂在正面墙上的一尺二的大照片不见了,留下一块与整体墙壁颜色不协调的痕迹。自从母亲弃世,父亲就放了一张她的彩色照片,日夜清供。如今为什么摘下去?难道也因为那个洗头女吗?

PAGE 1 OF 5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