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1年7月>> 金短篇

笔记黎民

阿成

杨辉进来的时候

    挂葫芦

    前年《A报》的一个朋友,希望我写写满族乡。当时我正在外地,如果要写的话,我也要到满族乡去看看,这样我写起来胆子才大。只是,一直拖到端午节前,才跟阿城区宣传部的林部长联系上。林部长是一位干练且热心肠的女性,闪电般地为我安排好了这件事。于是,我和一位诗人朋友一块儿,去了满族乡。

    一上路感觉就不错:舒展的门外天涯,在万里而来的春风吹拂下面,已呈淡烟似的绿色了,春的气息开始爽爽地醉人了。此夕又恰好是端午节,是个出行的好日子啊。

    阿城,是哈尔滨的一个区,先前是县级市,若是再往前数,这儿便是大金国的帝都——金上京的所在地了。古帝都的料甸满族乡就在这里。当地的八旗后裔称这里是“满族的源中之源”。

     

    一进入满族乡,便听到了蓝天上驯鸽的飞声,俯仰之间,心情更好啦。

    遗憾的是,我不了解当地风俗。按照当地风俗,端午节,去人家串门儿,一定要给人家挂葫芦才是。“葫芦”,谐音“福禄”,亦有驱邪保健康之意。车子一进满族乡,便看到家家户户的柴门上、栅栏院上,均挂满了彩色葫芦。于此番景致之中,觉得非常失礼。

    接待我们的是料甸满族乡的小关。年轻人留着小黑胡子,精神得很,牛啊。我欣赏。我也曾无端地牛过嘛。小关曾在黑龙江大学专修过满语,是乡文化干部当中唯一看得懂满文,会说满语,亦能翻译的人。毕竟是年轻人,轻快磊落,一见如故,跟我们聊了很多关于满人的事。

    关先生的祖上是京旗移民,用他的话说,是最早来黑龙江插队落户的“知青”,隶属正红旗。说这话时,眼神灼灼兮有傲气。

    我问他,移民之前,你祖上是做什么的,多大的官儿啊?

    他说,家谱上没记,只写了“至京而来”,前面的事就不知道了。

    但是,他又说,不过,咱先祖的名字我是知道的,到了年三十儿,满族人按照祖训是要哭包袱的——包袱就是纸包袱,里面放上纸泊的金银稞子,在纸包袱的外面写上祖先的名字,一边烧一边哭。

    我问,为什么?

    他说,不单纯是缅怀哭祭,其中绝大成分是哭失落的江山。满人之前称大金,哭的是一度被蒙人夺去的家园。

    我听了,觉得颇似犹太人的哭墙。

    后来我了解到,当年从京旗移至料甸的满人很多,关先生不过是其中的一家。至于移民的道理,不外乎减轻京城人口的压力,保持旗人骁勇善战的素质,守卫龙兴之地,含有固国安邦的含意。小关介绍说,朝廷对京旗移民有很好的安置,譬如,朝廷事先派人马到这里,事先为即将到来的京旗移民造好房子,挖好井,配好耕牛,准备好石碾子和相关的农耕用具。在料甸,京旗移民的满人民居为北斗七星式的布局,勾连有距,颇具军事意味。一旦打仗了,京旗移民个个是战士,平时便从事农耕。

PAGE 1 OF 11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