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1年7月>> 金短篇

母亲湖

刘益善

    我着阴丹士林布罩褂的母亲。蓝色的天,蓝莹莹的湖波一平如镜。微风吹过,你漾起了浅浅的笑。在儿女们面前,你的笑也是温温的。你蓝色的眼波,蓝色的皮肤,江南的秀女,柔柔的。蓝湖,我看望你,儿子看望母亲来了。你好静呀,你激动的心潮都掩在蓝色的胸襟中吗?有早雾从你身边升起,你的头发染上了金斑,你的脸上有了酡红了。母亲,你不老,你怎么能老呢!你晶莹,你透彻你胸博如海,你心明如镜。你没有一天停止劳作,你不息地哺育一代代儿女。那白帆,那春燕般哗动的船,儿女们栖伏在你的胸口,在吃着你的乳汁呢!有渔歌在湖面上飘动,婉转悠扬,满储着爱与情,那是儿女在歌唱你呢!歌唱蓝湖,歌唱母亲湖。凫鸟拍动着翅膀在湖里嬉戏,那是曲曲渔歌的音符在你身边跳动缭绕呢。白云拂过,给你蓝色的衣褂盖层轻纱。你真美呢,母亲。你有东方女性的静态之美,端庄之美,淑贤之美。我久久地伫望你,热潮在我胸腔里翻滚,我永远只做你的儿子,做一个真正的儿子啊,母亲湖,我伟大的母亲!

    母亲湖在痉挛,在暴怒,我体会到你全身的抖动。披头散发,衣褂破碎,瞪着疯狂的双眼,浑浊的波涛,不安的躯体,呼啸着奔跑,从苍茫跑向黑夜,跑进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可怕世界。母亲,我们是你的儿子呢,你要扼死我们吗?我们是爱你的,我们还年轻,我们还小啊!你清醒清醒,你安静一下吧,母亲,我们无罪呀,你怎么就这样不分青红皂白,你的病怎么就这么突然地犯了呢!

    “你他妈别在那里念咒语,用劲推桨,稳住船头!”

    船尾的林水扯起沙喉咙喊起来,他的声音掠过我的耳边,立即被风雨抓去了。我用劲推起桨来,结巴坨也吊在桨把上,身子像筛糠般哆嗦,浑身湿透。朦胧的光里,看到几绺头发耷拉在一张娃娃脸上,娃娃脸因恐怖而变了形。这把腰桨,我们俩用劲地一把把朝前推。结巴坨根本站不稳,踉踉跄跄地吊在桨把上,使不出力。我说:“小弟,你干脆到舱里去吧,我一个人摇还顺手些!”

    结巴坨吸吸鼻子:“我帮你一把。”

    “你就在舱里呆着吧,别碍手碍脚的!”林水在船尾又喊起来,结巴坨就乖乖到中舱去了。

    雨哗哗地往湖里倾泼,风绞起漩儿打转转。平静的蓝湖不蓝了,浪头跳起好高。林水在船尾紧紧控住双桨,人像铁柱子一般地耸立在尾舱中。雨打在头顶、身上,开始觉得发麻,最后身上就木起来,没什么感觉。林水眼睛瞪得大大的,结实的胸脯挺得很高。他用一只桨把舵,一只桨往前划动。我和林水一同用劲,船在朝前缓慢地跳跃。突然,一个顶头浪来了,木船跳起老高,重又落下。我们前进了一点的船,又退回原处了。我浑身也哆嗦起来,身上已没有一处干的。在大雨中浇了两个多小时了,肚子饿了,浑身的劲早就使完了。回头看看林水,他牙齿咬得咯咯响,还像铁柱子一般耸立着。你千万不能倒哇,林水哥,你是我们船上的主心骨啊,你要是垮了,我们一切都完蛋。想到这里,一股劲又从身体的某处生出来,我狠命地朝前推桨。蓝湖,你怎么这样可怕!你的温柔呢,母亲啊!

    暴风雨,一条小木船,三个还没完全成人的孩子。命运要把我们抛向何处?

    “结巴坨,戽水!”沙喉咙响起来。

    缩成一团的结巴坨,条件反射般地跳起来,找到戽瓢,死命地把中舱积起来的水戽起来倒进湖中。

    二十年后,我坐在省城一所大学的小礼堂里。小礼堂黑压压地挤满了大学生,吵吵嚷嚷。礼堂前几排座位上,坐着省市文艺界的几位领导,还有我们这一班称为“诗人”的几个中青年。五四青年诗歌大奖赛在这里举行,前几排坐的我们是评委。评委们面前有茶杯,打印的一叠要在会上朗诵的诗,和一张张评选票。评委们认为哪首诗好,就在选票上写下来。

PAGE 1 OF 6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