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1年7月>> 艺术中的修辞

什物小品

赵培光

    陶碗

    碗是用来盛饭盛汤的,没什么好说的。不过,若前面加个陶字,叫做陶碗,再富的人家恐怕也不会拿它当盛饭盛汤的器具了,我至今还没有见到。

    首要感谢的是位诗人,比我小去几岁的青年诗人,也接近中年了。其实,我认识他时,他已经有些名气了,面见我时,依然谦恭得很。我看重的倒不是这一点,而是他英气逼人的形象。对,他有许多的名头儿,但他根本上是个军人。

    我俩的再次亲近,是后几年的事。来来往往,真心相待,就生成不少的融点,彼此客套的成分渐渐就蒸发得差不多了,比如他送我这只挺贵重的陶碗,也没逗去我太多的话语,我的谢意在心里,一直在心里。

    再者得感谢这个陶碗的真正主人邢良坤。这个人,没见过我,他没见过的人多去了。可是我见过他,众多的他没见过的人却都见过他,当然是在电视上。他是大名人,他的陶艺在世界上都是光茫四射的。看到他那些登峰造极的艺术品,我在赞叹之余,就是想到他的作坊里走一走,看一看……

    他的作坊在大连,离我居住的城市不是很远。

    光碟

    男人送女人礼物,多少有点取悦对方的意思。我也不例外,当把那张带着《此情可待》一歌的光碟放到她可以收为己有的地方时,脑海中便浮现出了她那一朵稚巧的笑容。

    她,是我的网友。因为单位里使用的局域网,也因为她是频频出现的网虫,所以很快就知道了她的真人真面。不过,网上的她明显地比网下的她可爱,这就注定了我们之间的聊天颇有意趣。所谓意趣,全在半真半假、半进半退、半实半虚、半梦半醒的来言去语之中,蛮过瘾的那种感觉。

    瘾君子犯瘾会是什么样呢?跟这种聊天差不多吧?但是,我们坚守自己,谁也不把虚拟世界注释成现实世界,无论网上叫多少次亲爱的,情也深深,意也绵绵,现实中碰了面,依旧陌路人一样。

    “点击你的名字,发送我的快乐……”仅此而已!

    唯一一次“破茧”的我,便是将那张光碟作为新年祝福送给了她。剩给自己的,只有无穷无尽的想象,关于她,关于我,关于彼此那些莫名其妙的牵绊与牵念。

    藏刀

    我本一介书生,素来对刀枪剑戟之类无大兴趣。平时呢,要么读点书,要么写点字,之后就觉着日子挺滋润了,很像一个意得志满的撞钟和尚。

    另有例外的便是,那天小李忽然电话里说,他刚从西藏回来,要送我一把藏刀。我连想都没想,脱口道:“好呵,谢谢了,那么远的地方你还念着我。”

    撂下电话后,内心却翻腾如煮。不至于吧?不就是一把藏刀吗。

    还真说服不了自己了,所有的思绪都飘向了西藏,飘到了珠穆朗玛,飘到了布达拉宫,拉萨河,格桑花,以及高原上生活的男人和女人……关于西藏,我实在是存蓄着太多的向往、太强的渴望!

    我甚至认定,在这个世界上,可以不去阿尔卑斯山脉,不去夏威夷群岛,不去赛伦盖蒂大草原,但必须要去青藏高原,那里绝对是独一无二的神奇,绝对是无以言说的神奇。

    既然如此,我还矜持什么?

PAGE 1 OF 12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