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1年7月>> 静听无限美

品蔡琴演唱的《庭院深深》

欣力

    开栏的话:

    魏人嵇康有《琴赋》,说:“处穷独而不闷者,莫近于音声也。”

    穷独,或可有多种境遇。往大里说,可以是失业失恋怀才不遇报国无门流落他乡;往小里说,或者就是个独处的时候儿?这种时候儿——嵇大人的意思是——没有比音乐更好的伴儿了。

    我特别同意。

    嵇康,古琴曲《广陵散》的作者跟演奏者。那个被传颂和演绎了几千年的故事,说嵇大人惹怒朝廷被处死刑。离家服刑前,他披发弹琴,完全即兴的。听过的人都说:此曲只应天上有,所谓风神萧散者是也。

    有人凭记忆记谱,就有了传到今天的《广陵散》。此曲一开篇,你听那弹拨揉捻的劲儿啊,没有几十年的人生阅历,怕是奏不出来。弹《广陵散》,要技巧,更要人生经验。

    嵇康一生的最后一次“处穷独”挺特别,是临死,他选择了跟“音声”相伴。一曲《广陵散》,对敌人是宣言,对亲人是遗嘱,对世界是赞美和留恋。

    这是音乐的力量,或者说是音乐的作用。

    我一向以为,音乐和文学于人生,不是锦上添花可有可无的东西,它们是人生之必需。当然了,没有它们,你不会肚子饿喉咙干,但是精神会饥渴。精神饥渴,人就抑郁,也活不好。所以,陕北人有荡人心魂的“信天游”,水浒英雄都是老百姓的偶像——因为人是需要一点精神的。

    音乐和文学,唱的说的不就是咱们过日子的感受吗?有感而不发,得多憋闷?所以我说爱音乐就是爱生活,爱文学就是爱人生,这个甜酸苦辣五味俱全的人生啊,在咱们嘴里说不清道不明的时候,音乐就来了。

    孟子有话:“仁言不如仁声之入人深也。”(《孟子·尽心上》)说音乐比语言更深入人心。孟子是仁者,他用“仁”字形容音乐,可谓登峰造极。

    静听无限美,是我在好多“处穷独”的时候干的事。这个“美”,意蕴深长,是曲调是配器是作曲者的表达是演奏者的诠释,更是听者的心境。每一支曲子,每一种情怀,都是人生百味中的一味或多味,有直指人心之力。“惩躁雪烦”——终止急躁,扫除烦恼——嵇大人对音乐功能的评价,我也相当同意。

    我这个人,“听”的兴趣广,古今中外经典流行,包括中国戏曲跟西洋歌剧,都听,都有些至爱,体会是:有音乐的人生总不致于无聊或孤绝,借用嵇大人的话就是可以“处穷独而不闷”。岂止是不闷?实在是大享受。

    (欣力)

     

    歌:《庭院深深》

    词:琼瑶

    曲:刘家昌

    CD:《蔡琴:一世情缘》台湾名悦影视唱片公司发行

    歌词:

    多少的往事,已难追忆,

PAGE 1 OF 3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