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1年7月>> 作家演讲

我们所继承的主要是审美趣味

刘庆邦

    这次论坛的议题有多个,我所选择的议题是“古典文学的继承与当代文学的繁荣”。实在说来,这个议题对我来说有些大。中国、意大利以及全世界的文学典籍汗牛充栋,而我所读到的古典文学书籍恐怕连九牛一毛都不到。一个读书不多的人,面对这个宏大的议题,我一时无从下口。想来想去,请允许我先讲一个比较感性的故事。

    我小的时候,由祖父负责看管。我祖父是一位不识字的农民,却喜欢穿长衫,留胡须,崇尚斯文。祖父有一个始终如一的爱好,是听故事。他不识字怎么办呢?就把别人的书借来,请我们村识字的老先生念给他听。老先生念得咿咿唔唔,摇头晃脑。祖父听得眼睛微眯,十分沉醉。我那时刚学会走路,急于用腿感知一切,在祖父怀里老也不老实。

    老先生一开念,我就挣着身子,要往外跑。祖父对他的孙子是负有责任的,我要是脱离了他的看管,万一掉进屋后的水塘里就不好了。所以祖父紧紧搂着我,绝不让我脱离他的怀抱。祖父不能给我提供任何玩具,只有把我的手拿在他的胡子上,让我给他捋胡子。我一边玩祖父的胡子,一边听老先生念书。老先生念的是什么,我根本听不懂,听着听着,像听催眠曲一样,我就睡着了。这给我养成了一个不好的习惯,以后到学校上学时,老师一念课文,我就条件反射似的打瞌睡。为此我曾挨了不少老师的粉笔头。祖父临去世前,提出的唯一要求,是把他的藏书放进棺材里,供他做枕头用。在帮助母亲整理祖父为数不多的藏书时,我才知道了,祖父的藏书有《三国演义》《水浒传》《三侠五义》《七侠五义》之类。

    我讲这个祖父和我的故事是想说明,古典文学作为一种文明成果和文化遗产,不是我们想不想接受的问题,而是我们不想接受也得接受的问题。像祖父这样强制性、无意识地把古典文学作品灌输给我的情况,也许不多见。更多的情况是,在不知不觉间,潜移默化中,古典文学的东西就跑到我们的脑子里来了。我们不仅知道了古典文学作品中的人物、情节和细节,一些基本的道德规范、信仰、世界观、价值观等,也多是从古典文学中得来的。可以说,这一切构成了我们的文化基因,形成了我们的文化性格。不管搞多少次文化运动,也不管进行何等规模的文化革命,这些基本的东西都难以改变。

    一个黄皮肤的中国人,谁都得承认自己是华夏子孙。同样,作为一个中国的写作者,谁都不得不承认自己与中国古典文学传统的继承关系。古典文学是源,是本,有了对古典文学的学习和继承,后来的文学创作才会是有源之水,有本之木。中国著名的长篇小说《红楼梦》,其作者曹雪芹,显然是继承了中国诗学的审美趣味,以及受到《金瓶梅》《西厢记》等作品的影响,才创作而成的。《红楼梦》里有不少意味深长的诗词,在那些诗词里,我们每每可以读到唐诗宋词的韵致。曹雪芹对《西厢记》肯定是赞赏的,他不仅让具有自由精神的林黛玉和贾宝玉都爱读《西厢记》,还借黛玉之口,称赞《西厢记》“曲词警人,余香满口”。由此我们可以得出判断,在继承了古典文学的基础上,才诞生了伟大的《红楼梦》。这样的例子还可以举出很多,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孔子在《论语》里说过:“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从文学创作的角度来理解,我以为孔子所说的温故,就是广泛地阅读典籍,复习所学的知识,继承优秀的文化传统。而知新,是在温故的基础上进行新的思索,获得新的领悟,开始新的创作。

PAGE 1 OF 2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