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1年8月>> 作家走廊

精神自由的渴求——读鄂华的科学史小说

朱晶

    我第一次见到鄂华是1962年秋天,参加省作协《长春》杂志召开的鄂华小说《邻居》第一次讨论会。当时我是吉林大学中文系二年级学生。作协与文联其他部门挤在西长春大街一座小楼里。会议好像是在音协办公室开的。记得鄂华穿着笔挺的蓝哔叽中山装,会前在一架钢琴前为大家演奏了小说中写到的一支“练习曲”。1974年我调到鄂华也在的省文艺创编室。1978年4月在《吉林文艺》上发表《重读鄂华国际题材小说琐记》(与赵葆华联名)。1981年3月,应上海《书林》之约写鄂华专访《追求独特风格的作家》。1984年2月,为《绿野》写鄂华散文《天池幻想曲》评论《幻想有七种颜色》。2001年10月,我和《作家》主编宗仁发先生赴北京,参加《文艺报》召开的鄂华作品研讨会。

    我是鄂华小说的读者、崇拜者,文学上的后辈,是他的同事或可忝列为文友。

    鄂华的去世,是吉林文学一个时代的终结。这样说,因为他是1950年代以来吉林最有代表性的作家,同时还意味着他所创造的那种独特文学风格的消逝。鄂华达到了以反抗专制,追求文明,充满人道情怀为特点的浪漫主义小说的新高度,他无愧为吉林文学的骄傲。

    这里,我愿把有关他的科学史小说及《爱因斯坦》的阅读笔记奉献给他,以祭奠他那高贵的灵魂。

    一

    鄂华是中国文学界一位奇才。自1956年发表第一篇小说《自由神的眼泪》,鄂华以国际题材小说著称于世。短篇小说是他“比较喜欢也是写得较多的形式”,此外在儿童文学、长篇历史小说、电影剧作、纪实文学、散文和诗歌等领域广有建树,奠定了他1950年代至今在吉林文坛的重要地位。

    国际题材小说属于鄂华创作中最有特色的部分,以人类科学史上思想解放先驱者为主人公的十几篇尤其影响深远。几十年来,鄂华“始终没有为了去趋附时尚,追赶潮流而忘记了对于艺术,对于社会的责任感,忘记了对于理想和信念,对于美和真实的追求”。由于国际题材创作的敏感性,以及艺术上的自我苛求,他这方面的写作一度颇为艰难。《天文学家的梦魇》(1957)、《幽灵岛》(1959)、《虹》(1962),当年皆遭非难。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鄂华一发而不可收,两三年内把长期孕育的一组《阿尔切特里林中小屋》等九篇小说连续发表,“从自己熟悉的一个特殊角度,来参加在我国政治生活中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关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那次讨论”。而2001年出版的传记《爱因斯坦》(长春出版社),则可视为鄂华多年科学文艺写作一次自然而丰饶的沉淀。

    科学史小说的书写,对于创作主体的文化素质有更专门的要求。不积累相当程度的自然科学知识,不熟稔西方的历史与文化,根本谈不到此类题材的写作。195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化学系的鄂华,科学与西方文化学养深湛,具备汲取自然科学信息与海外社情的独特条件。他的作品,称得上是当代文学追求精神自由,更新小说叙事主体的文化身份,开辟经典科学与艺术文学联姻的最早的成功尝试。

    二

    鄂华的科学史小说不是科普作品,要旨不在于传播科学常识。这些小说,思想锋芒来自科学事实的磨砺,反思历史,直逼时弊,迸发着鄙弃愚昧与专制的智慧之光和理性强度;情节往往牵涉人的自由与命运,因而又充溢着深厚的人道主义精神。

    《天文学家的梦魇》从老天文学家科勒发现新的小行星写起,引出火星与木星之间消失过一颗巨星的推测。不问世事的老科勒拒绝在世界和平大会的斯德哥尔摩禁止原子武器宣言上签字。然而一个可怕的梦魔——那颗叫“爱神之船”的小行星用“追上光线”的办法让他看到:它所在星球的生物就是因为“酷爱杀戮”,频繁爆炸核武器造成“连锁中子反应”,导致该星球毁灭——改变了他的态度,他同意约里奥·居里的请求:“为了生命,我签字!”

PAGE 1 OF 4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