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1年10月>> 作家走廊

台湾文学馆

王炳根

    台湾文学馆是一家最年轻的博物馆,2003年开馆,到现在也就是8年的时间。文学馆的建立,好像是近些年的事情,大陆有影响的文学馆,其如北京的中国现代文学馆,福建的冰心文学馆,也都只有十几年的历史。但台湾文学馆又是一个很有历史纵深感的博物馆,这不仅体现在它的收藏,更体现在它的馆舍上。

    台湾文学馆馆舍的内涵极其丰富,建于日据时代的1916年,为管辖整个台南州的衙署,所以也叫“台南州厅”。台湾光复后,成了空军供应司令部,再就是台南市政府了。这座房子由日本建筑家森山松之助设计建造,采用了西洋建筑风格,建筑物以砖砌承重墙构造,外墙面以仿石材的洗石子为主,主入口设有门廊,与两侧的卫塔构成古典平衡的外观,为当时官制建筑的典范之作。尤其外墙砌砖采用了福建闽南与台湾通用的红砖,地板也是典型的闽南与台湾建筑中常用的红地砖,因而,整个建筑又散发出本土的色彩。西洋的建筑结构、立窗与台湾红砖的呈示,使得这座建筑有了很高的历史与审美价值,与现在台北的“总统府”建筑风格一致,也同样齐名。

    几年前,台南市政府将这样的一座地标建筑贡献出来,让本可能在台北立足的台湾文学馆落户台南,体现了政府官员的文化战略眼光。而台湾文学馆也没有仅将其作为一般的馆舍使用,在进入台湾文学的展示之前,便狠狠地亮了一把馆舍的历史价值与文化含量。你首先看到的就是“旧建筑新生命”的主题展,从台湾建筑史、建筑美学到修复利用,全面展示身为台湾文学馆馆舍的意义,包括建筑师、建筑的变迁大事记、建筑内涵、结构与立面元素等等,为的是让参观者在进入文学的世界之前,了解老建筑生命中不同阶段的历程,认识建筑的丰富内涵。当我走在这座建筑内,听着解说,看着改造与修建的文件、材质、现场保存的案例等,不仅是感受到建筑之厚重,更是体察到作为一个博物馆打造与管理者的良苦用心。博物馆要做的事情,就是要将具有历史价值的细节,一点一滴地保存下来,展示出去。博物馆不是一个概念,它是由无数的历史与文化的具象构成。

    在进入台湾文学馆之前,我曾经想过,台湾文学是什么?台湾文学包含了一些什么?台湾文学是由哪些作家组成的?台湾文学的源头在哪里等等。我甚至想,胡适、林语堂、梁实秋、谢冰莹、林海音、琦君等人的作品,算不算台湾文学?他们算不算台湾的作家?也许因为来去匆匆,直到我走出台湾文学馆还是不得要领。

    在台湾文学馆的入口处,引领我们进入情景的是这样的几位作家:吴浊流、赖和、娃利斯·诺干,由他们的话组成了一道“文字河”。这三位引导者,前二位吴浊流与赖和,我略有所知,吴浊流是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报人与乡土文学作家,赖和是位医生,台湾新文学的奠基人、开创者,誉为台湾文学的“奶母”。而对于娃利斯·诺干,一点也不熟悉,好一个孤陋寡闻。在“台湾文学的发展”单元前,使用了娃利斯·诺干的一段类似前言的文字,如下:

    “台湾文学往何处去?”这个命题在我胸臆萌生,不知又过了几十个年头。确实地,在这数也数不清的岁月里,我时而为此精神饱满,意气风发,时而为此彷徨无依,灰心丧气。我曾经在一篇文章里,形容台湾文学是“血泪的文学,挣扎的文学”,一部台湾文学史,几乎就是靠串串血泪与无尽的挣扎连缀而成的。从1920年代、30年代,正当台湾文学滥觞之际,直到现今90年代,前有日本强权的殖民统治,后则为国民党专制的独裁压制,说台湾文学是在这样的困局中发展出来的,也一点不为过。最近几年,情形又一变,随着戒严、党禁、报禁等的解除

PAGE 1 OF 4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