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1年10月>> 金短篇

范老师,还带我们去看火车吗

东君

    望着窗外,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

    梅花便落满了南山

    ——张枣《镜中》

     

     

    春

    林大溪的女人死在林小溪的床上,林小溪死在林大溪的女人身上。凶手不是林大溪,而是林小溪的女人。一个柔弱、胆小的女人。她的手腕是那么纤细,看上去仿佛连一把刀都握不住。林小溪的女人杀死这对狗男女后,翻过好几座山直奔派出所自首。她对警察说,她是死者林小溪的女人,今天下午三时许,她从娘家回来,听得屋子里仿佛有人喘着粗气在干活,便透过门缝细瞧,发现自家男人跟林大溪的女人像两条野狗那样纠缠在一起,蹿上跳下,打得火热。她不敢贸然闯进去捉奸,凭林小溪那一身蛮劲,大可以一掌拍死她(她特别指出,林小溪练过三年的铁砂掌)。犹豫再三,她屏住气息,轻手轻脚地退出来,在外边打了一会儿毛线衣。察觉到里头没声息了,她又悄悄推门进去,见他们睡得正酣,便把散乱堆放的衣物一一掇来。谁料前脚刚要迈出门口,男人已从背后抢身过来,一把箍住了她,另一只手还捂住了她的嘴。睡在床上的女人听到动静,一骨碌爬起来。林小溪对那个女人说,你去镬灶间拿把菜刀来。女人怔了怔,转身就拿来菜刀,顶住林小溪的女人。林小溪命令她砍下去。那女人闭上眼睛,一刀砍过来,林小溪的女人身子一矮,那把菜刀刚好砍中了林小溪的脖子。林小溪的女人还没等对方反应过来,随手抄起一把剪刀,插进了那个女人的脖子。因为后怕,林小溪的女人说起话来还是有些绕口,甚至有好几回把林小溪说成了林大溪。警察问她,林大溪和林小溪是什么关系?女人说,林小溪和林大溪只差一字,但他们不是兄弟关系。林小溪是我的男人,可他一直喜欢林大溪的女人,有时还会当着我的面跟那个不要脸的骚货动手动脚。说起杀人动机,林小溪的女人说自己拿刀的那一刻脑子里一片空白。她出来之后,还坐在门口打毛线衣。有人经过,发现她一身的鲜血便尖叫起来。后来就有人过来告诉她,她杀人了。她说到“杀人”这个词时,眼睛游移到窗外。在颤动的空气中,一缕夕阳的余光涂抹在派出所门口的红色砖墙上,她的目光在那里停留了很长时间,似乎闻到了一股隐约的血味。过了一会儿,女人抬起头来说,他们说我杀了人,可我不敢相信自己真的杀了人。警察听完了她的供述,不住地点头,但他们很快又把林小溪和林大溪搞混了。不多久,作为证人之一的林大溪也气喘吁吁地赶了过来,向警察讲述了自己所目击的实情。说话间,他还向林小溪的女人投去了赞许的目光。警察经过反复盘问,最后弄明白了:他们两个人的另一半都死了。临走时,林大溪安慰林小溪的女人说,你不要难过,要是我撞上这件事,我也会动刀子的。

    林大溪回到村中,找到了菊溪小学的语文老师范笠。范老师是从省城过来的,来头不小。在村上的人看来,范老师除了生孩子不会,其他样样都会。林大溪遇到不懂的事,必来请教。这一回,他请范老师写一封请愿书,让全村的人都签上名,摁上指印,联名保释林小溪的女人。范老师当仁不让,当即写了,交给林大溪,并合十为林小溪的女人默祷,愿她遇难呈祥。

    林大溪走出校门,跟外边檐下等着的一群人嘀咕了一阵子。他们的声音顺着溪流,在枝叶交错的山隈缓缓消散。范老师收拾课本,正待出门时,奀三从教室的另一头跟猫似的钻了进来,把一袋米和一篮水果放在他跟前。这些物什都是菊溪几家大姓的宗祠派奀三定期送来的,他们对范老师敬重有加,像本地爷那样供奉着。范老师拿起一颗拳头大的山梨,递给奀三,奀三

PAGE 1 OF 12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