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1年10月>> 金短篇

乌龟咬老鼠

石一枫

    报社忽然停电的时候,小马正坐在电脑前面看着一叠《北京青年报》。他来这家地方报纸实习已经有三个多月了,到目前为止,他的工作就是看报纸,一天要连着看十几份,再把那些新闻逐条记录下来,交给一个版面编辑写成新闻综述。毫无疑问,这是一个让人哈欠连天的工作,也让这个年轻人落下了某种小小的职业病,就是在半睡半醒之间,会有一线口水不知不觉地从牙缝里爬出来,啪嗒一声落在某张著名的脸上。为了不被人发觉,小马在很多天里一直坚持带着口罩上班,然而戴上了口罩,口水偏偏又没有了。

    这倒是很像他在排泄方面的习惯:每天早上使劲挤也挤不出来,但却总在没有厕所的地方急得要命。常年以来,小马一直在和自己任性的肛门斗争着,非但丝毫不见成效,如今战线又进一步转移到了嘴上。在这场斗争中,小马已经绝望地承认了失败,今天索性把口罩也摘了下来。所以当女记者陈兰婷朝小马走过来的时候,正看到他的嘴里慢悠悠地拉出了一根银丝,在阳光里忽明忽暗地摇摆着。停电的那一霎那,小马猛一抬头,那道柔和的银光准确地甩到了报纸上。

    小马听到高跟鞋的声音,完全顾不上自己,而是先替报纸上的某个斯文的中年人擦嘴。但结果只能是欲盖弥彰,新鲜出炉的报纸油墨未干,三下两下,那人被抹成了一个张飞,又抹了两下,干脆变成了一团裹着汉字的烂泥。小马窘迫地用手搓着那摊泥,可是陈兰婷却像没事人一样拍了拍小马的肩膀说:

    今天早上我起床,一看我们家乌龟,你猜怎么了?

    小马抬起头来,这才发现办公室里一片昏暗,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其他人大部分在外面采访,还有一些已经趁乱跑回家去了。陈兰婷好像刚写完稿子,迫切地想找一个人来说点废话,对于这种女人来说,无论什么样的听众实际上都是摆设,只要能让她的嘴有个理由不停地说说说——就足够了。但是对于小马来说,这实在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他今年只有二十一岁,却对所有三十上下的女人跃跃欲试。陈兰婷已经拉过一把椅子,挨着小马坐下来。她有一张和A4打印纸一样平坦、宽阔的脸庞,但身体却呈现了与之相反的立体感。她的两个乳房突兀地悬在桌面上空,好像一对在槽上耳鬓厮磨的马头。小马立刻注意到了它们,他的身体也渐渐呼应了一个相得益彰的突起。他连忙把报纸放在腿上,这样看起来,报纸就好像是被他的那玩艺给顶漏了。

    看到小马愣神,陈兰婷一把把报纸夺过来,放在桌上说:小孩儿,跟你说话呢,听见没有啊?

    听见了。你们家的乌龟对吧?

    对对,陈兰婷兴致勃勃地说。她一高兴,就会把手指放到舌头上舔一下,然后来回乱晃,好像在空气里作画。这个动作给小马的刺激更大了,那个没见过世面的东西岂止是蛙怒,简直要像青蛙一样跳出来,不巧今天他又穿了一条宽松的棉布裤子,所以需要身体前探,两腿夹紧才能掩饰住。幸亏这时候热线电话响了,他马上跳起来,在空中抖落了两下,去接电话。他接电话的时候背对着陈兰婷,右手不知不觉就在裤兜里握住了那根东西。我的妈呀,从远处看不出来,陈兰婷还有这么性感。

    小马这样想着,同时听到电话里一个男人悲愤的吼叫声:你们这儿是不是《都市晚报》?

    对,对。您要反映什么事儿?小马回头看了一眼,陈兰婷的表情显然很不耐烦,她把手放在脖子上摸来摸去。

PAGE 1 OF 14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