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1年10月>> 金短篇

绑架

陈纸

    恍恍惚惚,刘德贵从厂房走到公司门口,美彩印务公司经理王威的儿子王小利正嘟着嘴,晃动着铁门。炽白的阳光下,两块锈成深灰色的铁门,“哗哗哗”地扭动着身子,像随时要散架似的。刘德贵也感觉眼眶里“哗哗哗”的,他紧跑两步,抓住王小利的双手,说:我晓得你不高兴,叔叔带你出去玩。     谁也没注意到,刘德贵与王小利是什么时候走出公司的。走出公司的王小利一下子嘴就放平了,他的左手晃动着刘德贵的右手,两人几乎是齐步跑地到了街上。王小利一边晃动着刘德贵的手,一边仰着头,急急地问:刘叔叔,我们去哪里玩?刘德贵也仰着头,他看着天上,天上灰蒙蒙的一片,不知是尘土,还是烟雾。刘德贵反问:你想去哪里玩?王小利松开手,跑了两步,赶在刘德贵前面,说:哪里都行。

     

    刘德贵看到一辆公交车,擦着他的身子滑了过来,他也小跑了两步,把王小利拉到胸前,说:上车吧,上了车再说。

    上了车的刘德贵根本没想到去哪里玩,他的眼神呆滞在窗外,而窗外的树呀店铺呀却活灵活现,像刷卡机一样,刷着刘德贵的眼帘。王小利不再问刘德贵,他两只手揣在座位与屁股之间,整个身子像只小船,随着公交车的节奏,左右摇摆。王小利斜着眼,看了两下刘德贵,说:好久没坐公交车了呢,好久没到街上来玩呢,以前都是我爸我妈开轿车带我出来玩,不过,好像还是在三四个月前呢。刘德贵说:我也好久没带我崽出来玩,坐公交车也没有,骑自行车也没有,连走路都没有出来过,半年了,都没有。王小利说:为什么没有呢?刘德贵说:没钱就没有。王小利说:我爸我妈是说没时间,就没有。刘德贵说:你爸你妈是在天天盯着我们管着我们,所以没时间陪你出来玩。王小利说:干吗要天天盯着你们管着你们呢?刘德贵说:你问我我问谁去?你该问你爸你妈去。王小利说:那我跟我爸我妈说,叫他们以后不要天天盯着你们管着你们,我就要他们陪我玩。刘德贵说:没用的,也不用了,我不干了,从今天起,我决定不干了,坚决不干了!王小利说:干吗不干呢?刘德贵说:你爸欠我钱呢,他已经四个多月没发给我一分钱了,一厘钱也没发,我全家都快喝东南西北风了!王小利说:那我叫我爸发钱给你。刘德贵说:只能这样了,我也不想这样,我等会儿跟他说,这一次,我非叫他发钱给我不可。

    王小利说:我饿了,想吃饭。刘德贵看了一下车窗外,说:快到了,我带你到一个地方去吃饭。王小利也看了看车窗外,说:出街了,店都没有了,哪有吃的?刘德贵说:等一下你就晓得了。

    公交车停下时,刘德贵拉王小利下车。王小利甩开刘德贵的手,说:我自己会走。刘德贵说:那你走在前面,我告诉你路,我跟在后面。刘德贵刚说完,王小利叫了起来:有池塘,有水呢!刘德贵远远一指,说:还有鸭子呢。王小利朝鸭子的方向跑去。刘德贵慌忙喊:不是那边,是这边!王小利不听,仍跑。刘德贵追在后面,说:只许看两分钟啊,就两分钟,一秒钟也不能多。王小利蹲下来,双手托着下巴,呆呆地看着水面。刘德贵说:看够了没有?时间到了。王小利不听,眼睛乱转。刘德贵说:走吧走吧。你刚才还说饿了呢。王小利不听,使劲地在塘边的泥土里扳,他扳出一颗拇指大的石粒,朝池塘里丢,还嘟着嘴,“嘘——嘘——嘘”地叫着。四五只鸭子撑直了翅膀,像两片小船帆,漂着小浪花,“嘎嘎”地叫了起来。

PAGE 1 OF 8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