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09年7月>> 记忆·故事

上学时光(“情系60年”征文)

吴传玖

   

    在我的印象里,我一直都把到学校读书叫做上学。我可以说是在我们同辈人中上学——当然是指进有国家正式的学历承认,有正规毕业证书的小学、初中、高中、大学上学——时间较长的一个。而且经历了地方和军队不同类型的学校。自然年龄、自然身份的时候按照自然的规律进了小学、中学,经过高考进了大学。后来是加入了军队,当到了一定级别的官,又去了一定级别的军事院校,诸如解放军政治学院、国防大学和国防科技大学这样最高级别的政治、军事和科技学府学习。这样的学习自然就脱离了自然年龄、自然身份,有了某种官宦学习的特色,多了几分培训、充电甚至关乎仕途的色彩。我上小学时的自然年龄是四岁多,自然的身份是一个不懂事,还十分调皮的儿童。上一年级时是在离我们家大约有两公里左右的一个叫上浩小学的地方。这是一所有点历史的口碑不错的小学。学校在一处绿树怀抱的小森林中。校园里生长着各种五颜六色的鲜花,还常能听到蛙鸣、虫鸣和鸟鸣的声音。是一个有点花香鸟语的读书的好地方。

    我已经不大记得我们小学校的校长姓何名谁了,模样当然就更加模糊。但我还记得好像是一个女校长。那个年代,好像在小学里,女校长还为数不少。如今想来,大概是因为女性所具有的母爱,更能把握好把刚刚醒事而又不怎么懂事的小娃娃儿教育好的优势吧。我记得我小学一年级时的班主任是一个叫雷文丽的年轻漂亮的女老师,也是学校少先队的总辅导员。她是位音乐教师,人长得小巧玲珑,夏天时总是喜欢穿一套俄罗斯式的粉红色连衣裙。性格很活跃,不仅歌唱得好,舞也跳得好。那时她留给我的印象很亲切,觉得她有点像我们的小阿姨,又有点像我在父亲他们机关图书馆一份苏联画报上看到过的一个什么人。至于她教了我们些什么歌,至今难以具体谈起,记得最清楚的好像就是反反复复伴着那台老式的脚踏风琴练习1-2-3-4-5-6-7-i。

    因为小学校布局的调整,这所规模比较大的上浩小学,在我们读到二年级下学期的时候就开始了分校。我所在的班级被分到了一所叫住前驱路的小学。两所小学其实隔得并不远,但已经分属了不同的领导。我们班主任仍然是雷文丽老师,她也仍然继续担任新学校的少先队总辅导员。就这样我在这所叫住前驱路的小学完成了小学六年的学业。因成绩不错,多次获得过红旗手的证书和称号,在学校里算个小红人,亦多次出席过区里的三好学生代表大会。并有机会在小学五年级时,同当时名气很大的《红岩》一书中的革命烈士江姐的儿子,在巴蜀小学读书的高我一级的彭云,一起交流过学习体会并同台进行过乒乓球友谊比赛。这对于我而言也是人生中别有一番特殊意义的往事,特别是在那个英雄崇拜情结十分浓厚的少年时代。

    小学六年对我来说似乎是漫长的,然而又是那么不经意的。我只记得那时早晨起来得很早,在那总是有些迷蒙的雨雾中,走过那些还不怎么规则的街道,背着书包去上学堂。那时给我们上课的老师真正是一副师道尊严的样子。他们不仅自身学识渊博,而且总是循循善诱。我小学六年共经历了雷文丽、刘庆瑶、龙符全三位班主任,都是女老师。文丽老师像大姐姐,庆瑶、符全老师像母亲。文丽老师当班主任时总是鼓励我们既要学习认真,也要愉快地玩儿。她每逢节假日,特别是寒暑假,总会组织我们到黄角桠、一棵树、老君洞或者南温泉,这些现在已是旅游胜地,那时还是地地道道的原生态山乡的地方去野餐

PAGE 1 OF 30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