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09年8月>> 作家走廊

一本飞舞在黑暗宇宙中的书(日)

大江健三郎 过井乔

New Page 1

   

    飞男和透明人

    大江健三郎(以下简称“大江”):想和你聊的话题很多,但一时不知从何开始。

    井乔(以下简称“井”):从安部公房先生未完的遗作《飞男》开始如何?他花了很多年的时间,才最终决定动笔。

    大江:在决定写作之前,安部先生心中已经有了非常明确的想法,因此在考虑如何将这一想法写成小说的过程中,他一定费了很多苦心。这一点我十分理解。在写作的过程中,遇到困难后停下,然后再继续写,这就是小说家所做的工作。

    井:正如在访谈中曾提到的那样,安部先生的创作也经历了这样一个过程。最初阶段,他主要依靠能够使勺子弯曲的奇异少年在作品中表达自己的意图。不过,很快他就不再使用这一手法了。可以说这也算是一种失败的试验吧。然而,我认为在这一发酵的过程中,一定有安部先生看得到的东西。

    大江:实际上可能会有十分有趣的情节展开。

    井:可以说被疏离,也可以说这是自体疏离的状况吧。如果将战争作为一种极限状态,那么一定存在与之相对立的另一种极限。安部先生不可避免地在这里与之直面相对,《飞男》的主题也就此展开了。这便是我的读后感。

    战争及其结果引发的权力更替使人产生了疏离感,这就是安部先生的文学出发点。40年后,出现了人们当初没有预料到的状况。当下这种被疏离和自身疏离的状况,就连安部先生本人也没有想到。于是,他将这一状况作为自己的问题,也作为文学世界的问题,无论如何也要进行一些尝试。我想,这部作品就是这样被构思出来的。

    大江:安部先生没能预料到的时代变迁,确实是很重要的一点。这是一个很大的话题,稍后我想和你继续讨论。在这里,我们可以先尝试着探讨一下安部先生是如何着陆的。

    井:好的。

    大江:我的第一篇书评发表在《东京大学新闻》上,是关于《兽群奔向故乡》的文章。

    井:哦。

    大江:那是大学三年级的时候。这部长篇小说讲述了发生在中国东北的战争和它的终结以及权力更替带来的疏离。正如你所说的那样,安部先生作为一个人,同时也作为一个作家从这里出发了。一直到他的最后一部作品,虽然也会出现一些新颖的情节展开,但是安部先生在小说装置这一点上始终没有与他的出发点相悖。例如,如果将芥川奖获奖作品《墙》与《飞男》进行比较的话,我们可以很容易地发现两者在装置上的相似性。其一是作者对于人名的嗜好。《墙》,特别是其第二部《巴别塔的狸》。[译注:巴别塔(Babel Tower)是指圣经中记载的古巴比伦人建筑未成的通天塔,详见《创世纪》十一章]是一部非常重要的作品。本以为书中的主人公——一位贫穷的诗人是没有名字的,但是,一副灵柩突然从空中落下,上面写着“K.Anten's coffin”。使用与coffee同音的coffin(柩),这是极具安部先生风格的天真浪漫的幽默。但是,Anten(安天)(译注:日文“安天”与Anten同音)确是一个带有突降法感觉的不可思议的名字。另一个是《飞男》中的主人公保根治。虽然名字中使用的均为常见日文,但是同样是一个能够让人联想到骨头(在日文中,“保根”与“骨”同音)的奇异的名字。

PAGE 1 OF 9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