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2年1月>> 长白山笔记

难忘青鼬

胡冬林

杨辉进来的时候

    耳畔传来一阵轻微的沙沙声。它在草丛中出现,飞快上树,在红松树冠中冲荡数次,似在搜寻什么,随后返身下树。

    乍看第一眼,我大吃一惊,好个金黄灿灿的动物!毛色如此绚烂鲜明,实属罕见。再细打量,在橙色夕照与阴暗树影下,它的前半部身体忽而发出金黄色亮辉,忽而转成浅棕黄幽光。随着快速行走,明来暗去,光轮烁烁。它体形比家猫大一倍,停则粗短,动则拉长。圆耳黑足,后部和尾巴棕黑泛青,整个头脸亦黑,像戴了个青黑面罩,与喉部鲜黄和颈肩金黄形成极大反差。它身姿轻灵,神态机警,行动中长颈探出,长尾平伸像翘起的扁担。

    青鼬!终于看见你了。同时,一个久存心中的难题迎刃而解。

    2007年春季,来长白山的当天,把简陋的家安置好,便兴冲冲寻路上山。路遇一捡柴人,寒暄数句,听出我对动物感兴趣,立刻向我描述他今天看见的一只从未见过的动物。这动物比猫大,形似细犬,黑头长尾,身上有大块明黄花斑,色彩鲜艳。当时,自恃多识的我临场语塞,一个字也答不出。不假思索当场答疑,才是真正的行家,我差得太远。这个难题直到遇见青鼬才揭晓答案,当年那人说的就是它。

    青鼬俗名蜜狗、黄猺。由于皮毛粗长利用价值不高,一向被人忽视。一般百姓无人识得,专家也很少提及。然而,只要你有过一段山林经历,它一定会出现在你的视野中,偶尔还会在林中看到它挖开的地居蜂蜂巢。倚仗毛粗皮厚,它常常挖掘蜂巢吃蜜和蜂蛹,这是得名蜜狗的缘由。早年曾读《黑龙江旅行记》,依稀记得书中记载:七八只青鼬组成猎杀小队围捕一头狍,成员们各司其责,追踪、包抄、设伏,成功捕获猎物。这令我印象深刻。当时怎么也没想到,会在30年后看见这种动物。通过这类零散的阅读,让我觉得它是一种刚毅顽强、懂得合作、智商很高的动物。

    我喜欢独自上山漫步,可以任意观察森林动植物并随手记下笔记。当然还可以长时间驻足,聆听自然界的各种音响。这时候,往往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就是野生动物忽然近距离现身。

    第二次看见青鼬是在2008年10月初。那天我坐在一片毛榛灌木丛旁休息,忽听踩踏落叶的簌簌跑动声和刮蹭枝条声。脑海中飞快掠过一个念头——野猪,一头莽撞的野猪正冲我跑来……未容多想,跑动声已至身侧。天哪,两只体态苗条、色彩斑斓的动物。

    胸前闪现橙斑,颈背大块泛金的浓黄,粗长的黑尾微翘,青黑短健的四肢……青鼬,一对青鼬!

    不足三米,隔着落叶的灌木,能闻到它们身上散发的扑鼻骚臭。它俩似处在一种痴狂状态,身体贴倚擦蹭,头颈厮缠轻咬,嘴里发出尖细短吱娇咛,唇齿间有晶莹亮光闪动,一种异样的欢娱情绪洋溢它们中间,像一对热恋的狗儿,彼此那么专注,那么着迷。两个小疯疯过于迷狂,根本没注意我这个近在咫尺的大活人。

    我幡然惊悟:这对青鼬正在热恋中!

PAGE 1 OF 6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