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2年2月>> 作家走廊

黄礼孩:诗歌是对完整心灵的渴望

曹语凡

杨辉进来的时候

    广州画院八楼,黄礼孩创办民间诗刊《诗歌与人》的地方,也是诗人、艺术家的聚集地。这幢略显陈旧的建筑就在艺术气息浓厚的水荫路上,这里有整个的广州艺术圈。楼下一条迂回曲折的巷子道通往十三号剧院,广东现代舞团小剧场、民谣爱好者扎堆的酒吧散布在周边。他的工作室已有十来年的历史,有着某种超级开放的特质:据说全国很多诗人来过这儿,来这儿的也不止是诗人,一些爱好艺术的学生常从这儿带走他编的书。     2011年4月,第六届“诗歌与人·诗人奖”颁奖盛典之前的一天,在午后阳光和亚热带植物气息里,我们一起走到他的工作室。随行的有旅美舞蹈家侯莹,他们一路谈论着舞蹈与诗歌,礼孩喜欢这样和各行各业的艺术家交流。他说,“我打算用十多分钟的时间颁奖,其余的时间,诗人们大可以在现场走来走去,喝喝红酒,看看现代舞。”

   
他的谈吐之间流露出柔性的权威,声音带着一种柔和的南方腔。三十多岁的黄礼孩看起来比他实际年龄要年轻得多,中等的个子,两肩宽阔,黑而又浓密的头发修得不长不短。他不戴眼镜,南方人那种特有的深眼窝,目光平缓而安静,颧骨的线条很柔和,嘴唇敏感的弧形和圆而宽厚的下巴形成对比。与大多数中国诗人那种留长发、邋遢不羁的形象截然相反,他的装扮符合香港流行文化影响的南方审美趣味,休闲而低调,但十分讲究,看上去更像是杰茨菲拉德身上的敏感气质。

    他见闻广博却不多话。在聚会上,常常是朋友们高谈阔论了半天,他才缓慢地说上两句。在他的神情与举止之间常给人某种矛盾之处,女人们多半会觉得他具诗人气质,感受到他身上散发着敏感忧郁。而认识他的男人们往往并不这么认为。有一次我问与他相识十多年的诗人世宾是否觉得黄礼孩内心忧郁。他说:“不会呀,他是一个很开朗的人,就是有忧也不会很强烈,他的内心比较坚强,他的情绪一直比较稳定。”我后来把这话转给黄礼孩,他笑笑,“都说十几年的男性朋友往往不如敏感的女性朋友见面十分钟对你认识更直接。”

    那个下午,他给我们喝的是白咖啡,他自己喝的是普洱茶。他不断地拿起电话与制作瑞典诗人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海报的设计师沟通。阳光透过窗户射进来。室内简洁的陈设以悬挂在墙上的“诗歌与人”最为醒目,书画家白父的笔墨。摆满一面墙壁的书籍显得气势非凡,那些多半是各期《诗歌与人》杂志和各种文学、艺术书籍。

    靠近书橱的墙角有一张海报,礼孩看了一眼说,“不知道什么时候它就在那里”,它和《诗歌与人》一样有点存在主义意味。

    他刚接完一个电话,艺术家陈洲把他拽了过去,请他在装满书的一只蓝色环保袋上写一段话,随便写什么。他拿起桌子上的一只碳水笔,把袋子翻过来翻过去,犹豫着写哪一面合适。那袋子书是他送给陈洲的,有十多本《诗歌与人》杂志和一些他出版过的诗歌类的书籍。陈洲高兴得像个孩子,他要把这个装满《诗歌与人》和有礼孩笔迹的手袋作为下一次展出的作品。而他和他妻子张晓静的展览是当今最具社会性的艺术作品之一。

PAGE 1 OF 14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