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2年2月>> 金短篇

我的追悼会

张笑天

杨辉进来的时候

编辑评语:

        近年来,张笑天以“新官场小说”的写作引人注目,作品往往从细处着笔,将世态人情以平常口吻淡淡道出。这种“常态化”叙事语调恰恰策略地突出了事件本身的不正常。琐细的描写中暗伏惊雷,其力量恰恰隐藏在叙事的平静中。《我的追悼会》采取了一个俯瞰的角度,大全景的扫描过后,伏笔跃出,真相渐现,又一幅官场世相图令人回味再三。   

    能参加自己的追悼会,你一定会觉得很荒诞。

    我的躯壳此时僵硬地卧在追悼会大厅花丛中,两脚被一根丝绳捆住,挺别扭。我却游离在外。我怎么感觉不到死亡的恐惧和绝望呢?真怪!我从来没这么清醒过,我能听见为我演奏的哀乐,我完全是居高临下在俯视,我能从容地环视环形摆放的花圈,辨认缎带上的字,花圈造型一致,缎带上的字也是同一笔体,我知道,不管署了谁的名字,都是公款支出。我太空人一样穿越在每一个身佩白花的素服吊唁者中间。第一排的站位,是按惯例的排法,办公厅插手的,不会错。不至于让省市两级要人站错位置,生前友好、群众代表都在后排角落里不显眼的地方,我还听到告别大厅外的呼喊声、啜泣声,那是不能登堂入室的草根一群人。

    我从太平间被推进大厅的时候,听戴白手套的殡仪工在感叹,这种规格的葬礼好多年不见了,真是空前!

    我得承认,我享尽了哀荣。但我更知道,多风光的葬礼也都是给活人看的,我不过是个道具。如果他们知道,这一切程式化的东西都在我的注视下一本正经地发生,那会不会让一些人很尴尬?

    在我被撤掉呼吸机宣布不治那一刻,我就听见市委书记李安重对组织部长交代,马上整理、报送我的模范事迹材料,尽快追认党的模范干部称号,全国的暂时批不下来,先办省级的,限期是追悼会前必须办妥。李安重对我一百个放心,终于可以“盖棺论定”了。我当这么多年市委常委,我知道文件呈报、周转、审批的旅行有时是马拉松式的,但既然李安重强调了“特事特办”,我预想超常规的奇迹也会出现。这不,在他念悼词结尾时,已经代表省委宣布,追认我为“模范纪检干部”了。如果我还能站在大学生面前,我现在就能准确地回答他们的调侃式的提问,为什么我们的模范人物总是在死后才“发现”。当时我觉得学生提条子是挑衅,不屑于回答,其实是我心里没底,难道我能说,人只要有一口气就可能变坏,万一树了又倒下,岂不是影响我们的声誉?死人还是保险的,掘墓鞭尸的事虽有,到底不多见。譬如我,现在无论怎祥大树特树都是零风险了。

    李安重是个很能干又很实际的人,他告诉过我,他爹给他起的大号本来叫李安生,念大学时他感到浑浑噩噩地安于生计太中庸,太小市民气,他便稍加改动,改成了安重,取《追思录》里“人安重,则学坚固”之义,雅且彰显进取之心。

PAGE 1 OF 6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