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09年8月>> 作家走廊

《花腔》的魅力(韩)

朴明爱

New Page 1

   

    一、为什么李洱的《花腔》能在韩国引发巨大反响

    在翻译李洱的《花腔》时,我很担忧。因为我对这部作品在韩国可能引起的反应,既期待又担心。韩中两国在经济方面像朋友一样互相扶持,但还有部分政治问题不能互相理解。因此,部分韩国知识分子对中国近现代史的理解,还存在政治歧见。但《花腔》在韩国出版后,立即在韩国知识分子和新闻媒体中产生影响,被认为是惊世骇俗的作品。研究韩国当代文学的韩国学界及小说研究专家,也提倡对这部作品进行集中研究,而这部作品出版才刚过两个月而已。因此,还不知道将来的反应会变得如何,但就目前来看,这个作品在韩国被认为是中国大陆作品中罕见的涉及了重大问题的伟大作品之一。那么,《花腔》能够引发这样的反响的原因是什么呢?其一,它虽然是一部小说,但能够如实地描绘共产党和国民党在理论和政治上的敌对关系,这给了韩国读者相当大的冲击。现在,韩国的部分民众认为,在中国大陆不能随意谈及国民党或台湾问题,但作品《花腔》却毫无顾忌地谈到这些。这让韩国读者非常惊奇。韩国虽然早已走上开放化的道路,书籍出版,只要出版社的责任编辑和总编同意,不管是什么书,都能很容易地出版出来。但至今还未出现把朝鲜的问题毫无顾忌地写出来的小说。这或许是因为南北虽然同族,但还没有找到互相观看的视角,也有可能是因为不管哪位作家着笔此问题,都只是杯水车薪,难以呈现出复杂的局面。其二,李洱的《花腔》之所以引起惊人的反应,是因为作品实力雄厚的叙述结构以及惊人的想象力,这让韩国人发现了中国大陆当代文学进步的一面。我认为正是这些原因使得《花腔》在韩国取得了成功。

    我曾翻译过一百多部中国文学作品,其中有25部已在韩国出版。最初翻译的是莫言的小说。莫言的小说在韩国出版之后,主要是被专攻中文的研究者阅读。虽然我因此在韩国的大山文化财团获得了优秀翻译奖,虽然我翻译了十部莫言的作品,但几乎他的每部作品的销量都不大。可以说,这些作品对于那些不是研究者的一般读者不具备多少影响力。莫言的小说以“文革”前后那段时期作为背景,描写中国现代史贫穷的过去,比起个人问题来,他更喜欢把集体的饥饿作为问题意识。他写的故事与当下的中国生活,特别是2000年以后的中国生活有所差距,这让我们觉得莫言是80年代或是90年代的作家。

    第二个让我煞费苦心翻译的作家是刘震云。我翻译了他的《一腔废话》。在《一腔废话》出版之前,他的《一地鸡毛》《温故一九四二》《手机》等作品已在韩国面世,因此在韩国知道刘震云的读者也相当多。但问题出在出版这些作品的出版社不能代表韩国的历史性,这就导致了刘震云的作品在韩国很难有所作为。在当今的翻译界,有这样的说法,刘震云的小说《一腔废话》的确有非常丰富的想象力。它描述了被新闻媒体驯化了的现代人的头脑的变化,呈现了新闻媒体变成了统治人类的另外一种手段的过程。巴什拉认为,想象力需要以自然为出发点。这意味着想象力无法想象出完全无所存在的事物。他把根源于自然的想象力叫做物质想象力。这是基础的比较根本的东西,所以如果仅仅是形象不能引发深深的想象,需要由物质来支持才能实施,毕竟物质是支配形象的。刘震云的小说《一腔废话》缺乏一些支持形象想象力的物质想象力。这是让读者难以理解作者追求的乌托邦的原因。

PAGE 1 OF 6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