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2年2月>> 作家地理

我梦扬州

欣力

杨辉进来的时候

    1

    板桥有词:“我梦扬州,便想到,扬州梦我。第一是,隋堤绿柳,不堪烟锁。潮打三更瓜步月,雨荒十里红桥火。更红鲜,冷淡不成圆,樱桃颗……”

    这是板桥《满江红》的上阕。最喜欢开头两句,简直跟平常说话一样,还“第一是……”,看他要扳着指头算了,算算扬州好处几多。

    要我说,扬州就像这么一个人,初见不一定叫人惊艳,接触深了,越觉得她美。是美,不是漂亮。漂亮大多说表面,比如五官标致身材姣好之类;美,说的是韵致。韵致,需要丰富的内心世界。若拿扬州比女子,我以为她是个美人,用“漂亮”二字形容她,是低看了她。

    美人,秀外慧中,秀跟慧,还得有一条——善,三者缺一不可。

    2008年头一次到扬州,喜欢,当年三次下扬州,有文《骑鹤下扬州》,是后来我的纪游文专栏“骑鹤江湖”的前身。骑鹤,借古人语,其实我哪有鹤骑?不过心情接近而已,所谓闲云野鹤——漫游,没啥目的,只为领略山水人世。后来扬州开运河博览会,Y兄约我来,饱览花船画舫之后,在广陵书社得线装版《扬州画舫录》,方知扬州好处还多,其中一好,就是广陵书社的线装书。

    《扬州画舫录》,团花深蓝绫子书面上,寸宽白绢一条,上有书名,仿宋黑字;双丝线雪白的,把上好的宣纸缀成册。纸页如棉,真服帖,提起书脊一抖,那垂感,好像一件衣裳。

    此书作者是清人李斗,细说扬州风物,第十八卷专讲画舫,说画舫原是盐船,老朽不能用了,退休到内河,装饰一下,成了游船,并有“大三张”、“小三张”之说,大船能开三大桌酒,小船开三小桌酒。

    又有一说,花船并非李斗说的画舫,不是盐船,而是荡湖船。船上有毛竹扎的框架,架上缠红绸;又有塔亭,亭上蒙绿缎垂黄穗缀红花球挂鲜花把,船前斜拉红绳一条——成一个小小水上舞台,有三花脸,专逗人发笑;有姑娘打扮得特花哨,背上红带子系住船边,又有艄公破帽遮颜,两撇八字胡,手操划子。他们男女对唱,二胡伴奏,昆腔小曲儿都来,唱《卖油郎》《大小争风》《王乔楼磨豆腐》之类,船客边看边听边小啜,不置酒席。

      

    这会儿我在“锦春”等着上菜,由阳台俯瞰古运河,想起运河博览会开幕那天的十五条大花船,个个扬首翘尾,气宇轩昂,其中一条我记得叫“乾隆号”,那要叫花船画舫的话,应该是超豪华版了。这支船队由老城南门遗址边的古码头出发,过东关古渡,沿古运河巡行。鲍照在《芜城赋》里讲昔日扬州盛景,说:“当昔全盛之时,车挂轊,人架肩,廛閈扑地,歌吹沸天。”说那个盛时啊,车挂着气派的轴头,人群摩肩接踵,房屋店铺鳞次栉比,舞乐歌声响彻云霄。鲍照是南朝宋人,公元五世纪,比隋炀帝早两百年,比扬州极盛的清乾隆年早一千三百年。那他讲的这个盛景,该是吴王夫差初建邗城时候的事了吧,那时候不叫扬州,叫邗城,是春秋时候,公元前770-476年的事,现在扬州市属下还有邗江区。邗城在鲍照那会儿颓了,所以他作《芜城赋》,追忆当年盛景,唏嘘不已。

PAGE 1 OF 9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