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2年2月>> 海内外传真

查干湖畔的辽帝春捺钵

李旭光

杨辉进来的时候

    草原上游走的帝宫

    捺钵,契丹语,皇帝及中央政府出行的居所,行宫、行在、驻跸地之意。是辽代皇家执政制度的专有名词。辽代帝王与中央政府、皇室成员、地方政要,在一年四季中逐水草而居,春水秋山,冬趋暖夏就凉地伴随着游牧渔猎交换着驻跸地。春捺钵,即辽帝及其中央政府春天的行宫与皇城。

    公元2009年,吉林省组织的第三次文物普查取得了震惊世人的重大发现。在查干湖西岸的乾安境内,发现了四处辽代的春捺钵遗址。给考古界带来这一惊喜的,是乾安县文化局的局长马福文和县文物考古所所长王忠军。

    在全省第三次文物普查工作会议上,省里专家组的负责同志傅佳欣一再提示,松原的同志一定要注意查干湖周围地带,因为作为绵延了二百多年的大辽帝国,其春捺钵地一直没有被发现,而春捺钵的遗址,一定会在松原境内,在查干湖的四周。

    就是省里专家的这一番话,使王忠军同志陷入了沉思。考古发掘这种事的难度自不必说。查干湖的水域有四百多平方公里,很大一部分在乾安境内。而且,乾安众多的湿地、湖泽,也存在捺钵驻跸的可能性。如果从辽代契丹政权兴起算来,至今已千年有余。在这样漫长的沧桑岁月中,许多地貌已经发生了诸多的改变。风雨的销蚀,人类活动的影响,都会湮及历史遗存的信息。若要不漏掉任何可能带来考古发现的重大线索,就要一寸一寸土地、草原的勘察,就要对任何可能掌握历史遗存信息的人进行寻访。而要完成这一看起来极为渺茫的任务,不仅要假以时日,还必须投入大量的人力和其他物质要素。

    2009年11月1日,王忠军家里有一些活忙不过来,就请会泥瓦活计的邢文富帮忙。邢文富是普通的农民,放过羊。当忙完了活计哥俩在一起喝酒闲聊时,邢文富得知王忠军为什么这两年一直走乡串户地野外调查。也就在席间,邢文富向王忠军说起了自己放羊时发现的一些陶瓦片、古钱币和土台基,于是,在邢文富的引导下,王忠军来到了赞字乡后鸣村西的遗址。邢文富把王忠军带到了赞字乡后鸣字村一片开阔的草原。在草原上,可以看到有规则排列的土墩台。与周围的环境相比,土墩台上的植被显然已经遭到人类活动的破坏。土墩台大致都是圆形,也有的是方形,小一些的直径80多平方米,大一点的1500多平方米,最高处大概有三米高,在方圆四五平方公里的草原上,大大小小地布列了520多个这样的土墩台,远远望去,俨然是坐落在草原上的城市建筑群。

    当我们把目光落到脚下的时候,看到在裸露的略带碱性的土壤上,雨水使土壤的面层显得光滑,且布满了细微的裂缝。在土墩台的表层土壤上,可以看到许多青黑的陶片。在被雨水冲刷所形成的沟壑断面上,可以分明地看到一些水缸形状的凹形槽,槽里是暗红色的火烧土。火烧土不仅颜色很容易区别,还很硬,握在手里很散落,攥不成团。在火烧土层中,时不时地会挖出一些动物的骨骼。这些动物的骨骼显然经过蒸煮烹饪或是烧烤过,且多为猪骨和牛羊的骨头,是人们作为食物,把肉吃掉后遗弃的骨头。不禁使人们把陶器、铜钱、锅灶和兽骨联系起来。

PAGE 1 OF 29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