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2年2月>> 海内外传真

悠远的蒙古草原

陈晓雷

杨辉进来的时候

    克鲁伦河静静歌

    这条曲曲折折、或远或近、舒缓东流的克鲁伦河,一直陪伴我们西行。

    6月28日晚上,时夜色正浓,我们的汽车横穿东方省灯火零星的省会乔巴山市,继续往西行驶。旷野漆黑,声息皆无,我们汽车的大灯,像两束萤火虫的光,在幽深草原中飘来探去,显得渺小微弱。我们在草原自然路上晃来晃去,颠簸两个多小时,时近子夜,汽车从一个高坡下来,眼前突兀地亮起一串灯光,我们到了今天的目的地——左斯楞恩和夏营地,这里十来个蒙古包已被游人住满,还有几个欧洲客人。我们也要住蒙古包,南方朋友中有女性的同伙,她们要单独房间,这里是牧区,不可能满足这个要求。我们的晚宴伴着蒙古艺术家的长调,伴着激情的迎客酒,一直持续到凌晨两点多。

    早晨六点半,我才醒来,忙拿起相机出了蒙古包。这时武汉作家董宏猷先生,早已在拍熬奶茶的蒙古妇女了。稍后我们同去百米外的克鲁伦河边,拍这条被中蒙两国的蒙古族人共同称为母亲河的草原河流。

    蒙古语“克鲁伦” ,译为汉语为有光泽的意思,延伸意,亦可汉译为“发扬光大的河”。它发源于蒙古国的肯特山脉东麓,河长1264公里,流域面积7153平方公里,在我国呼伦贝尔境内206公里,一路向东流,最后注入呼伦湖。

    古代史书对克鲁伦河有不同的称谓,《后汉书》称它为“庐朐河”, 《辽史》称它“胪朐河”,《金史》称它“龙驹河”,《蒙古秘史》写它为“客鲁涟河” ,《元史》写作 “怯绿边河” ,《长春真人西游记》称之为“陆局河”。而真正称它“克鲁伦河” ,已是清代的事了,有康熙帝的边塞诗《克鲁伦河上流雨后草生》为证:“晚从岸曲驻前旌,雨歇行营草怒生。一望青青河上色,平芜共听马嘶声。” 把河畔的水丰草之美,写得如油画般美丽,令人遐思。总之,对这条河的记载,历史悠久,它不仅培育了马背民族——蒙古族,是蒙古民族振兴与崛起的摇篮,更是元太祖成吉思汗的龙兴地、蒙难地、施爱地和葬身地。

    眼前的克鲁伦河,同大英雄成吉思汗的命运转折息息相关。

    少年铁木真的父亲也速该 ,在为儿子定亲的归途中被塔塔尔人毒死,后一年,其父亲的堂兄弟泰亦赤兀惕氏族人,为争夺首领权,先是将其孤儿寡母排除本族之外,后又擒获了年仅十岁的铁木真,准备对他斩草除根。他击伤看守逃跑后,躲在斡难河水中的草丛里,险些再次前来搜捕的泰亦赤兀惕人发现,幸而被慈善的锁儿罕失剌蒙混、掩护,一家人冒着生命危险,把铁木真藏匿于羊毛堆中,再次躲过搜捕。最后锁儿罕失剌送他马匹、弓箭,使他飞马逃离罗网之地,来到克鲁伦河的支流桑沽儿河与母亲、弟弟们会合,而后他一家的扎营地选在克鲁伦河的不儿吉岸。这次化险为夷,铁木真不但保全了生命,也激发了他的抗争精神,让他竖起了重整旗鼓,重振蒙古黄金家族雄风的大志。自此,幽静的克鲁伦河两岸的广袤草原上,鼓号齐鸣,铁骑铮铮,一个多年少见的英雄诞生了。

PAGE 1 OF 9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