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09年8月>> 作家走廊

先锋性的探索(韩)

朴宰雨

New Page 1

   

    去年10月23日,作为国宾访问中国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向中国总理温家宝赠送了一本一位中国作家作品的德文版,第二天又把这位作家邀请到自己的下榻处进行了谈话。是什么样的作家及其作品受到如此特别的待遇呢?

    后来得知,该作品是40岁出头的作家李洱写出的长篇小说《石榴树上结樱桃》,内容是围绕着中国某一乡村选举村长这一小小的权力问题而描写人们内心的变化。本人不免对此“礼品”怀有疑惑的好奇之心。

    该小说于2007年4月在德国翻译出版,据悉,已经翻印多版,普及到一万多册。许多德国人一直根据从前的传教士写的书来理解中国的农村,但通过该小说使他们了解到中国农村已经深深地步入世界化进程。在为此事实感到惊讶的同时,为了了解中国农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而看此书的人较多。默克尔似乎也是那种热心的读者之一。可是,将此小说的德译本赠送给中国的领导人时,也有可能含有“你们是否熟知这种农村现实”的某种有意的暗示。

    笔者于2007年11月参加在韩国全州举行的亚非文学节之后,偶然地在首尔见到过李洱。笔者的主业虽然是中国文学研究,但由于中国的作家人数众多,在中国国内的知名度与在国外的名声差距较大的情况也不少,常常会有见到以为不知名的作家之后回头查阅资料才重新发现该作家的价值与意义的时候。

    李洱给我的第一个印象是外貌有些特殊,好像是一个苦恼于矛盾的观念之中的知识分子。后来读了中国的一位评论家对其外貌描写的一段评语之后,顿感共识。“双眉紧蹙,然而又在笑。不像是苦笑,略有一点嘲讽,却很真诚,肌肉很紧张的样子。” 但第一次见面未经深谈就分手了。之后,在准备出版其问题之作《花腔》(2002年)韩文版的过程中,有机会得以接触该作品。通过直接与李洱往来电子邮件以及了解他的作品和思想,使我感到这位主张“先锋运动虽然过时,但是要坚持先锋精神”的40岁刚出头的年轻书生绝非一般的作家。就像《花腔》那样,他彻底抛弃中国现当代传统中的革命浪漫主义写作方式,在描写现代革命知识分子命运时,引进交织虚虚实实的新的独创技法,通过刻苦铭心的反复推敲充分发挥出精湛的写作能力,这种作家实在令人佩服。相比之下怀疑自己对中国文学作品的读书量不够。这样的场合真不知如何形容才好,是见面之后的新发现?偶遇之后的深遇?后(post)邂逅?正因为如此,21世纪初由中国著名知识分子11人组织的从40岁以下和40岁以上的作家中各选出一名颁奖的“21世纪鼎钧文学奖”的第一届奖,被该作品与莫言的《檀香刑》一起获得。得奖时李洱只有37岁。

    笔者上次介绍过德国顾彬(Wolfgang Kubin)教授曾把中国当代文学一味贬低为廉价的“二锅头”,说“中国只有像北岛、顾城这些好诗人,没有像样的小说家和散文家”。我认为这只是针对那些不提出根本问题,不能以精通的外语通过外国文学洞察自己,不具备突破言论自由之制约的勇气和战略,迎合于商业主义或煽情主义以及业余性的中国文坛的某些现象进行的粗暴轰击,实际上并没有客观地正确评价像李洱这样的以认真刻苦的努力写小说的脱俗不凡的智略性专业作家的一些作品。从某种角度来看,外国汉学者对中国当代文学的评论文字,受到自国历史文化语境以及其读书量的影响,是不可避免的。

PAGE 1 OF 3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