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2年4月>> 作家走廊

《百年孤独》出版前后

依兰·斯塔文斯

    《百年孤独》里闪烁着加西亚·马尔克斯早期文学创作的灵感,不仅如此,这部作品里也不乏拉丁美洲其他作家和作品的回音。第十章里出现的兔子,显然是在纪念胡里奥·科塔萨尔的《写给母亲的信》。在小说的其他地方,马孔多的人物在列车旁的表演,又与科塔萨尔的人物在《游戏的结局》里如出一辙。小说里还提到拉丁美洲的重要人物、巴洛克风格的古巴小说家阿列霍·卡彭铁尔,此外被提到的还有卡洛斯·富恩特斯和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

    加西亚·马尔克斯的小说从其自身来说,确实有着无穷的魅力。将近1967年4月中旬,南美洲出版社的弗朗西斯科·普鲁亚在电话里用“兴奋的语调”告诉托马斯·马蒂尼斯,请他赶紧到他家里读一部奇书。普鲁亚说:“令人为之一振——用西班牙语说就是delirante——我说不好这位作家是天才还是疯子。”(2)多年之后马蒂尼斯回忆说,那一天大雨滂沱,“在普鲁亚住所外面的人行道上还有三三两两的行人,我怕滑倒,结果浑身淋得湿漉漉的。从公寓入口到工作室,好长的通道上摆着一卷卷的稿纸,好像是为客人擦鞋准备的,这正是我做的:我踏在稿纸上。这些稿纸是《百年孤独》的原稿,读完原稿兴奋不已的普鲁亚把稿子留在过道上。幸运的是,脚印并没有掩盖哪怕一个句子,加西亚·马尔克斯的读者们还在继续以执著的态度复述这些句子,仿佛是祈祷词”。(3)

    马蒂尼斯回忆说,次日他和普鲁亚邀请加西亚·马尔克斯来布宜诺斯艾利斯,担任南美洲出版社和周刊《第一版》的三人评委之一,评选一年一次的文学奖,评奖一事由马蒂尼斯负责。《第一版》在6月号的封面上刊发了《百年孤独》的消息。有趣的是,上面的文字把这部作品称为“la gran novela de América”,美洲的一部伟大小说——不是拉丁美洲的一部伟大小说,而是美洲的一部伟大小说,虽然各国的语言有所不同。封面文字是马蒂尼斯亲手写下的,在热情洋溢的评论里,大概这是最早的或最早的之一。

    在南美洲版的第352页上,这也是小说的最后一页,印着如下信息:1967年5月30日第一次印刷,阿根廷塔里莱斯格拉菲科斯印刷公司,阿尔西纳大街2049号,布宜诺斯艾利斯。数日之后,小说出现在城内的书店里和每个角落的报亭里。《百年孤独》与艾米西和米诺托洛出版社出版的作品摆放在一起,南美洲出版社与这两家出版社有联合发行业务。出版社没有进行任何宣传,所以这部小说能顿时成功就更令人感到震惊。

    出版日定在5月30日,但加西亚·马尔克斯请他的画家朋友文森特·卢霍设计的封面没能赶上。卢霍没有及时接到文稿,结果首版用的是另一个封面,最终卢霍的封面用在了之后的各版次上,在小说售出百万之后已经成为拉丁美洲的铁印,如同封面后的作品,风格极为鲜明。卢霍的封面是个简洁的几何图案,其中有博彩的味道(四个铃铛、四个月亮、三颗八角星)。根据一些人的说法,这个图案是哥伦比亚海边香蕉种植地区孩子们玩的游戏,因为小说里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4)

    卢霍的设计与第一版的封面和之后外国出版的封面形成鲜明的对照,1970年美国的英语版也不例外。他们设计的封面大绿大黄,凸显出丛林中一艘沉船,再不就是五花八门的鹦鹉、妓女和将军。这种设计为小说赢得了市场——尤其是适合欧洲读者的口味——折射出文学爆炸的主题。

    卢霍的封面多少有些争议。如同其他小说出版之前就读到原稿的那些人,艺术家卢霍也爱上了《百年孤独》。小说的巴洛克风格使他感到惊愕,所以他有意采取了与之相反的设计,实质上并不复杂。他希望读者亲自走入小说里的迷宫。他为作者的名字、书名(稍大一些的字号)和出版社的名字选用的都是大写字母,外表上有点压抑感。到最后一刻,不知何故卢霍将SOLEDAD里的字母E横向翻转过来。这一变化引发出不少争论。左右颠倒的字母

PAGE 2 OF 14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