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2年4月>> 作家走廊

“囚界无边”与人性之美

刘威

杨辉进来的时候

    因一个偶然的机缘,有幸在春节期间阅读了女作家蒋子丹的长篇小说《囚界无边》。小说讲述了看守所中警察与犯罪嫌疑人之间发生的一系列环环相扣、引人入胜的故事,这对读者来说极具新鲜感和神秘色彩,伴随着阅读,警察与罪犯,高墙内与高墙外,自由与囚界,正义与邪恶,爱与恨,高尚与渺小,生与死等等一系列彼此对立的语词会涌现出来,让人很想一睹故事最后的结局。可以说整部小说都围绕着一个“囚”字层层展开,人性的优美和崇高就在这层层展开的“囚”字当中得以升华再现。女作家蒋子丹用《囚界无边》做小说的题目,这里的“囚”字,意味颇丰。首先,作者所讲述故事的主要场景大都是在看守所,高墙之内,体现了“囚”的本意;其次,作者揭示出作为个体的人是有限理性的存在,无论何种职业、何种年龄、何种身份、何种地位的人,

    都不能获得某一事物的完全信息,因此人总是处在太多的不确定性及其所带来的无奈和窘境中,人的生存境遇本身就是一种“囚界”,“囚”于他自身人性的不完满中,“囚”于死亡对他的预设、悬临之中,正像一位哲学家所说,人类历史就是一个从越来越深的层面猜度死亡之谜的历史;第三,人相对于自然永远是渺小的,人被“囚”于自然当中,在自然面前永远只是一个天真的孩童或是自然机体的一部分,因此敬畏自然、顺应自然应是人的本性。在小说结尾处,作者用大量篇幅描写了处于大地震中的人们,仿佛就像小说开头处的那只因迷途而误上飞驰囚车的工蜂,完全掌控不了自己的命运。作者从更深一个层次上揭示了“囚”的又一含意,增加了作品的分量。但自然创造了人,却是有深意的,在我们看来,自然创造人是要进行自我认识,是为了欣赏它自己壮丽无比的美。

    一

    无论是物质贫乏还是物质丰厚,人对于物质的占有欲望似乎总是那么高涨。特别是人类进入现代文明以来,人与物质的关系更加紧密,在这个物质主义、消费主义社会,物质对于人更是须臾不可或缺,甚至成为人与人之间彼此认同的文化符号。小说中有一个特别有趣的情节,就是主人公沈白尘的出场,第一天上班,由于驾驶室座位已满,他不得不与囚犯同坐囚车之内一同前往看守所。同囚一车,沈白尘与犯罪嫌疑人魏宣彼此发现对方都是耐克品牌消费者,魏宣穿耐克牌鞋,沈白尘着耐克运动衣,这共同的消费偏好,使二人少了隔膜多了情感沟通的默契。“就是这个简单得像个对钩一样的符号,让他们同时抬起眼睛,专注地相对而视。沈白尘发现对方原本非常锐利和坚硬的目光,忽然短去锋芒,变得柔软了很多”,多奇妙的变化。现代社会用各种媒体广告塑造出了许多的文化符号,用詹明信的话说,商品符号是消费社会本身的要素,没有其他社会像这个社会这样,为记号和影像所充斥。平凡与日常的消费品,与奢侈、奇异、美、浪漫日益联系在一起,而它们原来的用途或功能则越来越难以解码出来。商品符号成为不同人群、不同消费者彼此认同交往的标识,它们把社会人群划分成若干层次。小说中,魏宣使用的手机型号是魅族M8,与沈白尘用的是同一款,这又触动了沈白尘的“某条敏感神经,……都是M8的拥趸”。由于对金钱的贪婪和

PAGE 1 OF 4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午夜的幽光

作者:林贤志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死亡之书

作者:李西闽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
永远爱你

作者:陈家桥
出版社:
花山文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