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2年4月>> 诗人空间

杨俊文小辑

杨俊文

杨辉进来的时候

    第一次读到杨俊文的诗。先翻看诗集《心律》的目次,看看那些题目,也多为平淡,如《水杯》呀,《品茶》呀,《握手》呀,甚至《垃圾桶》《哭丧》之类。便多少有些担心,这样一些常见物事,能否写出新意?时下,有一类诗,便是取材随意,用语随意,开掘不深,很为读者诟病。

    但是,只看题目,并不能就此给作品下判断。你得读下去,品品看。正是这种心理,我一首首读完了这本诗集,确认这是一本不错的诗集,诗人杨俊文能在平淡中求精深,化腐朽而为神奇,令人钦佩。

    比如《水杯》,诗人在雪夜无眠的时刻面对寂寞与孤独,捧起一杯热茶。这是生活中常见的情景,可以说是司空见惯,但是杨俊文却能从这平淡中翻出深意:“捧起你/能感知世间的冷热/你悄悄告诉我/遭遇炎凉的淡定/那层垢的模糊/也许是淡定的表情。”这种人生醒悟,只有有过生活阅历的人,只有长于思索的人才可能有这样的睿智。这一翻新,便使平淡的生活场景有了启示性的深意。再譬如《扁担》一诗,只有短短的六个字,却道出了人生的一种哲学:“为了/平衡/自己/弯了腰。”景象是常见的,语言是平白和简洁的,但是展示的哲理,并非每个人都能体悟到的。

    杨俊文这本诗集里,许多诗都是在平淡里隐喻了深刻的生活哲理。这不仅是一种写作技巧,重要的是诗人有着丰富的人生阅历和体验,从而具备了一种独特的观察和体味生活的能力。清代著名性灵派诗人袁枚在《随园诗话》里,说他很喜爱《漫斋语录》里所说的“诗用意要精深,下语要平淡”。袁枚认为非平淡不能人人领悟,非精深不能超超独先。他说自己写诗,求其精深是一半功夫,求其平淡又是一半功夫。

    当代诗歌的毛病,恰在这二者之不隔通上。求平淡的,常失之于浅露,随口而出,了无深意。求精深者,又失之艰涩,精雕细琢,常常令人不知所云。袁枚说有个叫汪孝廉的以诗投给他,他说不解其佳,汪说:我的诗须传五百年,方有人知。袁枚笑说:人人不解,五日难传,何由传到五百年耶。

    杨俊文的诗,追求外在的平淡,使人人可知;又开掘内在的精深,使人人可思。如同品茶,细品之后,乃知味永。

    杨俊文诗里的物象都是常见的,如自然里的日、月、风、雪、山水,乃至青蛙之类的小小动物。但他在这些物象之后,又都赋予了它们以智性。一段瀑布,在他的笔下都是《跌倒的水》,一个巨大的坎坷,在骤然跌落之后,跌倒的水,“便溅起迷惘/以及惊厥的惨叫/一场浩浩荡荡的失足/从此悬挂于冷峻的山崖”,但不是死亡,是“绝世再生”,是以生命雕琢出新的作品。作者由此悟到,“淡定之后的思索/平静出/另一种心境/无声地/向着重新的选择/舒缓而去”。

    把一段瀑布诠释成一次挫折之后,重获新生的人生态度,新意豁然而出。诗人对人生深刻精道的理解,使平凡的自然景象饱含了深意。诗贵言外之意,弦外之音。如果只是生活或自然表象的描述,缺少人文精神的感化和深入,终觉淡而无味。一次水的跌倒,构成一种惊心动魄的记忆,完成了一件新的作品,启迪人们如何在失败挫折之后不气馁不绝望,做一次新的选择;以平静的心态舒缓远行是一种积极的人生,也是一种智慧的选择。

PAGE 1 OF 2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