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2年5月>> 作家走廊

法国理论在美国

斯坦利·费希

杨辉进来的时候

    第一部分

    上世纪80年代的某个时候,我在收音机中听到了关于克林特·伊斯特伍德主演的电影《不屈不挠》的一些评论。有评论说:“伊斯特伍德用这样一部精彩的小成本电影解构了他在《肮脏的哈里》中留给人们的印象。”

    很有可能,那不是“解构”一词首次出现在对于流行文化不经意的描述之中,但对于我来说,却是第一次碰到这个词。记得当时我正预感到,由于其中关键概念的被挪用、被驯服和被大众化,这一套理论或将寿终正寝了。

    当然,这些概念也有被置于准确的表述之中的时候。其实那篇广播评论真正的意思是,《肮脏的哈里》系列电影中冷酷、硬朗和阳刚的写实主义——其主旨大抵不离“世事残酷无情,世界亟需某位作风凌厉的硬汉铲除罪恶”之类——在那位衣着谈吐都粗俗如同西部牛仔的新泽西州前皮鞋推销员身上发生的故事得到了自然而妥帖的承袭。不过,实际上后者只是一场由热心肠的《荒野大西部》节目秀的制作人以儿童为目标人群制作的电影而已。整部电影是一场演绎,一部精心调制的作品,当然《肮脏的哈里》也莫过如此,所有的一切都概莫能脱。如果说美式英雄电影中无畏的男主角奉送给我们的东西可以被冠以“解构主义”的名号的话,那么,这套理论就远不足为惧了,所谓的真实、理性和美利坚主义还都稳当安全得很呢。

    当然,后来的事实证明,我的结论下得的确操之过急且有欠考虑。步入90年代后,大众流行文化的发展突飞猛进,那套被我认为已经丧失其存在内因的理论,已经变成新保守主义者们主要的批评对象。显然,它重获了新生,或者说,获得了另一种新活力:它摇身一变,成为由阿兰·布鲁姆、蒂尼士·德松扎、罗杰·吉姆保尔以及其他右翼势力人士自导自演的文坛闹剧中的反面典型,尽管在学院派的知识分子中——他们永远都是右翼分子抨击的靶子——它的影响已经可以用“日薄西山”来形容了。

    不过,这总归是个带劲儿的故事,充满转折与变数。现在,一本详尽其中细节的新书即将于下个月付梓出版:《法国理论:福柯、德里达、德勒兹公司如何改变美国知识分子的命运》(French Theory: How Foucault, Derrida, Deleuze, & Co. Transformed the Intellectual Life of the United States)(明尼苏达大学出版社,2008)。

    这本书的作者是弗朗索瓦·库赛特(Francois Cusset),书中,他以完成三个论述为己任:首先是将论战中双方之间的争执和盘托出;其次,法国的思想理论的幽魂为什么足使那些著名学者们感受到焦虑;第三,我们又凭什么可以对于那些焦虑不置可否。

    当然主流和中间派知识分子仍然觉得忧虑重重。他们都对阿兰·索卡尔和金·布里克蒙特的看法深表赞同:他们抱怨那些从法国输入的想法已经聚众成势,而它们都有着“冷落自启蒙运动以来建立起来的理性主义传统”的意味,甚至于,它们进一步认为“科学也不过类似于‘故事’或者‘传说’,或者不过同其他学科一样,是一种社会式的建构而已”。

PAGE 1 OF 8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