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09年8月>> 金短篇

窥伺

张笑天

   

    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吗?吴青就这么出车祸死了?

    可这是千真万确的,机关的人亲眼看见他被冷冻到太平间的巨大抽屉里。

    我的心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时什么滋味都搅和到一起了。

    惋惜、悲伤,这是当然的,我还多了一种别人没有的感觉:庆幸。别人死了你庆幸,这太不道德了,可这种无法扼制的庆幸暗流,毕竟在我心底阴沟里悄悄流淌着。

    如果说,吴青出事前我还处于痛苦的挣扎、彷徨中,现在一切都冰释了,熬煎我心灵的那把火自动熄灭了。“死无对证”这个词是谁发明的?太准确了!我现在就被“死无对证”的推力鼓舞着,觉得天格外地蓝,浑身上下格外地轻松。

    吴青昨天晚上九点半离开我家,车祸发生在凌晨,这其间他和朋友去喝酒,交警和医生证实,过量饮酒,导致神志不清,超速撞上了停在路边检修的大货车,车毁人亡。

    吴青是地铁二号线工程的承包商,关于我和他的流言飞语一直纠缠着我,贯穿工程始终,使我不得安宁。我让他中标,本来无私,只是想摆脱本地承包商那无法挣脱的网,我是看到本省人联手“围标”的危害,才用这匹黑马来搅局的。

    被内部人称为“风暴”的这一轮审查,我难免被怀疑。对我来说,这是冒风险的,果然,立刻有各种风传小台风一样席卷而来,有人说,承包商是我小舅子,有人说,他是提拔我的前任市长的朋友,是领导授意,更有人直截了当说他给我送了三百万!在施工隧道里,连承包商请我喝一筒可口可乐的事,纪委都掌握。其实,人非草木,吴青对我心存感激,一直想“表示表示”,我全都拒绝了,发誓不喝他一滴酒,不抽他一根烟!(那筒可乐算例外败笔)我做到了,幸亏我做到了,否则我早完了,我如此洁身自好,伴随着地铁二号线的修建全过程,告发我的信从未间断过,真正的同步,全程跟踪。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结果那一次把我查出个“先进”,而我的两个副手却进去了,每人受贿一百万,行贿人倒不是吴青。

    地铁二号线通车了,有人在庆功会敬酒时祝我“平安着陆”,听起来真不舒服,你弄不清是说你摆脱了中伤、诽谤,还是说你侥幸逃过一劫。

    我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人,我的平安,可能得益于胆小,胆小源于背后有眼睛盯着我。胆小发不了大财,升不了大官,好处是可保平安。我老婆不这么看,常挂在她嘴边的话是“胆小不得将军做”,挺生动。她常揭我短,那是胆小并不平安的例证。

    年轻时在集体户的日子里,那帮馋小子们半夜三更去偷生产队的鸡,唯独我不敢去,最后分派我“打扫战场”,去把鸡毛、鸡肠子埋上,再不答应没有脸吃鸡肉啊,只得硬着头皮去。结果被生产队长逮了个正着,别人偷驴我拔橛子,我倒成了主犯,好一顿批斗,从此胆愈发小。

    在现实生活里,我很笃信人的第六感。

    我知道,有一双眼睛一直在暗中窥伺着我,醒里梦里我都能感觉到。那是一双嫉妒的,幸灾乐祸的,布满芒刺的,绝对叫你无时无刻不感到反感、威胁的眼睛。你可以装作视而不见,你却摆脱不掉被监视的心理压力和无奈。

    任何人都想不到,这窥伺我的人会是他。我老婆怪我杯弓蛇影,真相大白之前,我也并无证据证明他就是那双阴险目光的主人,但我下意识地判定,他是时刻盼我出事的人,我抢了他的风头,我挡了他的仕途,我的感觉不会错。

    其实他曾是我的朋友,到今天他也没跟我翻脸。在别人眼里,我们是多年的至交,连夫人之间都走动得很勤,前几天我老婆过生日,又是他夫人出面张罗,着实热闹了一番。

PAGE 1 OF 4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