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2年5月>> 金短篇

同居者

薛忆沩

杨辉进来的时候

    像许多哲学系的学生一样,他在大学二年级上学期迷上了马基雅维利。他用一个通宵读完了惊心动魄的《君主论》。那个通宵和那种阅读成了他生命中的转折点。从此,他对世界的看法完全变了。或者说,他从那个惊心动魄的通宵开始才真正对世界有了“看法”。他转过身来,激动地注视着窗外略带寒意的晨曦。马基雅维利深邃的思想令他热血沸腾。那种与生俱来的羞涩突然离他远去。他觉得自己从此不会再有恐惧了:他不会再惧怕社会,也不会再惧怕“他人”。他好像已经看到了自己的远大前程。     在随后的两个月里,他又将那本薄薄的书重读了三遍。他完全迷上了马基雅维利。他开始留意一切可以“接触”他的机会。在学期快结束的时候,他决定去拜访他所在大学里那两位因为研究马基雅维利而在全国学术界名盛一时的年轻教授。两位教授的办公室碰巧在办公楼的同一层楼。

     

    他们都很热情地接待了他。他们与他的交谈有惊人的相似之处:他们一开始都嘲笑自己的竞争对手。那位政治学系的教授嘲笑自己的对手“连英语都不懂”,而那位哲学系的教授则嘲笑自己的对手“除了英语以外什么都不懂”。他们都质疑对方作为马基雅维利研究者的“合法性”。这“相似”的开局并没有破坏他的兴致。因为更多的“相似”接踵而至,令他备受鼓舞。两位教授对马基雅维利的态度极为相似:他们都强调研究马基雅维利的思想有利于认识中国的历史,他们都不满马基雅维利先前在中国学术界遭受的冷遇,他们都认为自己对马基雅维利的独立引进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在交谈快结束的时候,两位教授也都向他推荐了自己根据那两部经典英语传记编译的马基雅维利的“首部”汉语传记。

    在他看来,那两种在封面上都自称是“首部”的汉语传记侧重面不同,对他认识马基雅维利事实上能够起到互相补充的作用。读完那两种传记,他对马基雅维利的迷恋进一步深化。他欣赏他的思想与斯多葛主义复杂的联系(他在体现这种联系的第25章里留下了自己的一些发现),他也欣赏他带有犬儒主义色彩的生活态度(比如他骄傲地宣称自己在学会享受“拥有”之前首先已经学会了与“没有”相处)。他甚至很冲动地写下了一篇短文,谈论马基雅维利终身的成就如何得益于他少年时代教育的缺陷。那两种“首部”汉语传记都提到了马基雅维利错过了古希腊文的启蒙教育。这本来只是个人生活中的一件小事,而在那篇短文中,他却“小题大做”,宣称正是这种“错过”成就了马基雅维利。他冲动地写道,如果“没有”这种“错过”,马基雅维利的世界观就可能完全是另外的样子,《君主论》就可能不会存在,世界本身也就可能变成另外的样子。他在文章的结尾大胆地宣称马基雅维利启蒙教育的缺陷实际上是人类思想史的“万幸”。

    对马基雅维利越来越深的迷恋使他失去了对其他那些哲学家们的热情。他觉得那些重义忘利甚至那些在“义”和“利”之间犹豫不决的哲学家们都十分虚伪。出现在试卷上的所有那些题目终于更是令他感觉无聊透顶。关于“柏拉图‘理念论’的意义”或者“休谟哲学中‘印象’与‘时间’的关系”,他已经无话可说。他的成绩越来越差。他越来越不在乎他越来越差的成绩。他整天沉浸在马基雅维利深邃的世界里,“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PAGE 1 OF 7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