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2年5月>> 向春作品小辑

剪子(短篇)

向春

杨辉进来的时候

    孙师傅先到了红星路上的酒吧,酒吧的名字叫“红粉革命”。红星路孙师傅很熟,过去是1路公交车总站,他在这个地方上了三十年的班,早上从这里出车,晚上从这里收车。

    孙师傅年轻的时候长得挺精神的,姑娘们上车后爱向他问站。看到漂亮姑娘他就脸红,握着方向盘的手就有点发抖,胳膊上的汗毛茸乎乎地直立起来。因此小孙师傅很喜欢自己的工作,每年都是先进。那个时候流行台湾校园歌曲。小孙师傅花了两个月的工资买了个电砖头,还有各种磁带,在车上放邓丽君和小程琳。他的车上老是挤满了人,每个月的车票收入是别的车的一倍。后来他娶了和他搭档的票员儿乔爱可。乔爱可是独生女,名字好听,爱可,爱可,叫一声她的名字嘴里像吃了一块糖。

    可她人并不漂亮,这是孙师傅不大不小的一个心病,一直堵在心口,上不去下不来。五十岁左右孙师傅得了强直性脊柱炎,脖子直得像水泥柱子,只得病退了,拿着百分之七十的工资。他想念他的车和他的单位,有事儿没事儿举着脖子到红星路上看他的单位。后来,单位就成了一片废墟。孙师傅握紧了拳头,像自己的女人被人糟蹋了,愤怒和忧伤如两块砖头向他拍过来。那一块可爱的地方成了商业区,开了很多酒吧。骑着自行车到早市买豆腐时路过这里,他讨厌这个地方,因为这个地方昼夜灯火通明,太费电了。

    在“红粉革命”门前孙师傅左顾右盼,像个问路的。孙师傅的脖子不会转动,看左边身子得转到左边,看右边身子得转到右边,像个提线木偶。门口的保安不待见,向他摆了摆手,意思是非诚勿扰。本来没有打定主意的孙师傅,牙关一咬,下定了决心。他挺胸抬头旁若无人地进门,自动门倏地开了,他的心一下子热了,自信突然就回来了,不由得就想起过去经常说的一句话:工人阶级领导一切!

    迎宾小姐问孙师傅找谁。孙师傅一抬手说,九号桌。小姐马上扶了孙师傅的胳膊说,老人家,请。孙师傅侧眼看了这个姑娘,有点不满,忍着呛鼻的香气说,什么老人家,是老家人。姑娘扑哧笑了,说,您幽我一默。小姐阅人无数,深知人不可貌相,有的人穿得烂走得慢腰里别着一圪旦呢,进这里的人慢待不得的。

    孙师傅坐在了九号桌,兀自跌进沙发里,忽悠悠地,着实吓了人一跳。这东西软得没有底似的。他心里开始抱怨自己的孩子。那个混小子,分别给爹妈打电话,说他定了“红粉革命”的桌位,让他的爹妈到此消费一回,算是他的一片孝心。孙师傅一口回绝说,你死了那份孝心,我进棺材也不去那个鬼地方。儿子掉下脸来说,反正钱我已经付了,我妈是要去的,你看着办吧。孙师傅听到儿子提他的妈,火气上来了,说,我跟她没话说。儿子冷笑着说,没话说就发呆,发呆总可以吧。孙师傅用话筒拍着自己的老脸颊说,花那么多钱发呆,我脑子进屎了?儿子说,你这么粗俗,难怪我妈看不上你。孙师傅的脸一下子怄得通红,她看不上我?看她长得像一只猴屁股她凭啥看不上我,我不尿她。可是儿子说,别对我嚷嚷了,你每天三顿吃稀饭还能拉出硬屎来……就挂了电话。孙师傅瞅着电话,气得腰子发抖。他的老婆乔爱可,仗着老人给她留下一套八十平米的破房子,去年拆迁了,变成了一百平米的电梯房,牛逼起来了。超出的二十平米按市场价结算,花掉了家里大半辈子的积蓄。本来想把这套房子租出去,得几万块钱给儿子娶媳妇,可是那个丧门星娘们儿跟他闹了一点别扭就径直住进了电梯房,不回来了。

PAGE 1 OF 8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