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2年5月>> 记忆·故事

夜走三峡

王宝霖

杨辉进来的时候

    三十年前,祖国刚刚实行改革开放,我这个常年生活在矿山的人竟有机会远离东北,到大西南出差。完成公务后,满身轻松的我乘船由长江北上,其间最盼望的就是能欣赏到扬名中外的三峡。

    三峡系瞿塘峡、巫峡、西陵峡的总称,全长193公里,西起奉节的白帝城,东至宜昌的南津关。瞿塘峡是三峡中最短的一段,全长八公里,但有“西控巴渝收万壑,东连荆楚压群山”的雄伟气势。

    我在重庆游览了一天后,便在朝天门码头迎着落日的余晖登上了客轮。看着如刀削斧砍的悬崖绝壁,感受着脚下如万马奔腾势不可挡的激流,我感慨万千,思绪不禁回到了少年时代。

     

    我的老家在老解放区吉林省榆树县。1949年秋,我刚上初中,正值学校欢天喜地地迎接新中国成立。县委宣传部长是位从延安调过来的女同志,常到我们学校上思想政治课。她在宣讲大好形势的同时,也经常讲她以前的经历,提到最多的就是过三峡。她说,国民党统治腐败透顶,负责发运粮食的政府官员,未到三峡之前已将粮食全部盗卖,中饱私囊,之后谎报商船触礁翻入江中。从那时起,我便知道三峡不仅风光迷人,而且也惊险万分。

    客轮顺流而下,江面上突然云涌雾集,不一会儿,夜就模糊了,客轮只好停下来。甲板上顿时热闹了起来,老人们开始谈论这些年三峡的变化。他们说,建国三十年,国家建设蒸蒸日上,长江航道年年整修,危险航段还设有专职人员,除江面上起雾外,无论白天黑夜,都畅通无阻。

    直到第二天中午,浓雾才慢慢散去。我们这些盼望欣赏三峡美景的人,一伙儿又一伙儿地跑到船长室,希望客轮能在夜间停驶,满足我们白天欣赏三峡的愿望。船长一次次地解释说,客轮不是游轮,在安全的条件下必须争取时间和速度。大家虽感遗憾,但也表示理解。客轮行至三峡已是深夜,大家纷纷走出船舱,甲板上人影攒动。我立在船上仰望绝壁,俯视激流,确有“峰与天关接,舟从地窟行”之感,却也恨夜幕无情,只留给我一个神女峰模糊的倩影。

    三十年后,我已步入耄耋之年,脑海中经常浮现当年夜走三峡的情景。三峡工程启动后,奇特景观已经消失而成为永远的记忆。作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水利工程,三峡工程成为中国国力的一种体现。

     

PAGE 1 OF 1 PRE|NEXT 到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