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09年8月>> 金短篇

鼠浪岛

徐岩

   

    1

    天终于晴了,人们三三两两地赶往渡口,匆忙的脚步声中已经听到轮渡的风笛声。去鼠浪岛,每三天才有这一班船,行不行驶还要视天气情况而定。海上七级风以外,谁都没辙。

    太阳一点点地从海面上升起来。

    太阳发出来的光细碎、慵懒,没升多高,就掉到了浑黄的海水里,随波去了。

    男人挑着担子站在码头上候船。男人蓬乱的头发不时地被风吹起,再落下,像水鸟胡乱堆在海礁上的巢穴。男人没什么特别,唯一能引起人注意的是他左耳朵上夹着的一根纸烟,长的是白的烟杆,短的是棕黄色的过滤嘴,在黑乎乎的毛发里显得格外分明。男人不时地拿手摸耳朵上夹着的纸烟,摸了再放下,没几秒钟后再摸,反反复复,动作竟有些滑稽。

    他是想抽烟,男人的烟瘾上来了任凭谁都挡不住。可这会儿他却只能拿手摸一摸解馋,船马上要开了,是没有时间允许他抽这根烟的。人们陆续地上船后,男人才挑着担子走上跳板。海浪撞过来,打湿了一点点船跳板,却没影响男人蹒跚的步履。他是最后一个上船的,待站稳后,男人把一担青翠欲滴的蔬菜和满身的疲惫放在了甲板上。

    船老大收回了缆绳,再转动舵盘,轮渡“呜”的一声驶离了三琴港,破浪而去。

    2

    海上五级风,薄雾,海水波光浩渺,碰击船舷立马就碎成白色的粉末。

    很多人都进到船舱里面去了,只有男人靠在舵楼旁,抽那根纸烟。风大,船不时地晃动,烟燃得很快,三口两口就到了烟根。男人还是再轻吸了两口,才将烟蒂扔到脚底下,灭。

    大海一望无际,不时有飞鸟与之亲吻,溅湿一点点翅膀之后再奋力飞起,向远方逃离。

    男人看到了这一幕,他可能在想那些飞鸟细小的翅膀究竟能经历多久的风雨,它们会不会因为没寻到足够的食物而累死在烟波浩渺的大海上?

    这时,有人过来跟男人搭讪,问他水芹菜多少钱一两。问话的是个女人,三十岁左右的年纪,脑袋上蒙了条细格棉围巾,遮了半边脸。男人没有搭腔,男人只顾低头摆弄手中的秤杆。秤杆上有几颗星被磨去了漆色,仅剩了很小的凹坑。男人想没使几年呀,怎么就磨损得这么快呢?

    女人的半边脸上始终都是那种铁锈一般的暗红色,像遭了海风的熏染,上面还隐约有些斑斑点点的泥污。女人以极快的速度靠在了男人的身边,小了声地说:“我知道你去岛上干吗。”

    已闭了眼睛打盹的男人觉得耳根处有股热气吹过,他便睁开眼,冲着女人小声地问:“你又在瞎嘀咕什么?”

    女人笑了笑说:“我知道你去岛上干吗。”

    男人铁青的脸上就有了些许的愠怒,他哑着喉咙说:“女疯子,你想死咋的?”

    男人转身进了船舱,他真觉出冷了,任凭多么厚的衣服都经不住海风的吹拂。

PAGE 1 OF 10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