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2年7月>> 作家走廊

变成人的王——楚灵王传之二

李敬泽

杨辉进来的时候

    上回书说道,灵王很单纯,爱热闹,爱打架,爱听奉承话。基本上和我家的猫一个脾气。这样一位猫王,若是蕞尔小国,不够他几天折腾的。所幸他生在楚国,大国也。但大国这样下去也会崩盘,什么时候完呢?郑国的子产断定:不过十年。     这个预测是左传昭公四年公元前538年做出的,那正是灵王意气风发的一年,但读历史有一大好处,就是且看你起高楼,

     

    只管往下翻,翻过十几页,已经楼塌了,昭公十三年,灵王败死,正好九年。

    那时的郑国是小国,而且也没什么希望变大,但子产却是小国的大人物,冷眼看大国的小人物,说出话来高瞻远瞩:“吾不患楚矣。汰而愎谏,不过十年。”

    所谓“汰”,其义同侈,倒不仅仅是敢花钱,还有一层意思是轻率。我们这位灵王,有时想起事情来不像是活在春秋,倒像是活在网上。比如晋国,当时是超级大国,处处遏制楚国,灵王即位后双方从男女入手缓和关系,晋公把闺女嫁给灵王做儿媳,派了两位大臣吹吹打打一路送亲到楚。灵王灵机一动,连夜开会:“我最恨的就是晋国,只要能爽能出气,管他三七二十一。现在这两个大臣,我打算,一个剁了脚让他给我当门房,一个割了那话儿留在后宫,你们看成不成?”

    没人说话,估计是全呆掉了。幸亏站出一个不省唾沫的,反说正说道理说了五车,总算让大王明白,咱这是办喜事不是打冤家,打冤家也不是这么个下作打法。那两个晋国大臣,一个便是韩宣子,三家分晋时韩国的祖宗。这回若真让一刀割了,战国七雄大概就少了一雄。

    由此可以看出,灵王属于统治者中的一个特殊种类,他们兼秉邪恶与幼稚,他们会伤害很多很多人,但那并非出于深思熟虑的恶意,而是由于缺乏现实感——对他人的感受麻木不仁,对世界赖以运行的常识一无所知。

    这样的活宝应该送进幼儿园或精神病院,但他偏偏就坐在王位上。直到有一天,他发现所有的人竟都是他的敌人,他迷惘地,无限委屈地问道:“我对你们做了什么?”

    那一天在昭公十三年,公元前529年,很可能是黎明时分,灵王走在军营中,这座军营昨天还住满了他的将士,可是——天渐渐亮了,现在,这里是死寂的废墟,没有人,每一个营帐都是空空荡荡。

    灵王的表现会像任何一部庸俗电影一样庸俗,他会转过身来,对着仅剩的几名侍从吼叫:“人呢?人呢?!”

    人都跑了,都跑向了他的敌人。他的敌人在几天内就遍地皆是,包括被他赶出国去的弟弟子比、子皙,他一直信任,委以大权的弟弟弃疾。他们趁着灵王统兵在外,占领了都城。今日的楚王已是子比。新王的命令已经抵达军营:“先跑回来的无罪,回来晚的倒霉。”——此时,在灵王与新王之间的几百里道路上烟尘滚滚,数万楚军将士正在展开疯狂的长跑比赛。

    灵王被扶上车,又一头栽下来,因为,直到他上了车,侍从才吞吞吐吐地告诉他,他的儿子已经被叛军杀了。

PAGE 1 OF 3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