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09年8月>> 金短篇

旱草原

陈晓雪

   

    呼伦贝尔高原西部的赛汗塔拉,汉语意为:这里是一片美丽的草原。

    今年七月初,这片中蒙相连的大草场好像尚在昏睡中,放眼望去,广袤的原野似乎仍驻足于秋色中,用蒙古语“谢尔塔拉”来称谓今年的草原亦不为过,尽管早已是夏天了,眼前却是反常的金草原。

    青格勒苏木的牧人孟根苏和心里清楚,今年夏天是多年少遇的干旱,他的老式“皮卡”轿车,在松软的沙土路上跑过时,后面紧跟着条张牙舞爪的“沙龙”,浮尘钻进驾驶室,呛得他直咳嗽。尽管二百公里的沙土路比以往难走些,可他今天的心情却格外放松,这次回家,儿子呼思乐一定会露点笑脸的。这个犟小子同他耍脾气,足半个月了,不管他对儿子说什么,儿子就是不搭腔,那双纯真的眼睛,对谁都善良,唯独对他是气愤,是陌生,是不原谅。

   

    那天早晨,孟根苏和看到儿子呼思乐站在马围栏外,眼望家里的两匹老马,长久地和它们对视着,眼泪像夏日的小溪倾泻,他用手背擦着脸颊,手上的泪水,像涂抹了一层亮奶油。见儿子伤心,孟根苏和心里发颤,愧疚随之扩散。他把手搭在儿子脖子上,轻轻地抚摸着,想不到儿子来个闪电动作,拨落他的大手,气哼哼地,向草原跑去,朝霞把这少年的身影,梦幻般投影到父亲的瞳孔里。

    你干什么?孟根苏和对儿子喊。呼思乐无视阿爸呼喊,挺着脖子,直梗梗地跑,脚步健硕、有力。他想,别看你是阿爸,你做错了事心虚,我是儿子,可我没做错什么,我就硬气,不服软。

    呼思乐,你的耳朵被牛粪堵住了吗?见儿子对自己不理不睬,孟根苏和的脸上发僵发热,像被调皮的瞎蠓蜇了一下,恼羞成怒地狂奔到儿子前。

    面对高大粗壮的父亲,呼思乐无所畏惧,挺着胸脯,瞪圆又小又黑的眼睛逼视着他,好像平日慈爱的父亲,此刻变成了盗马贼。儿子语调沉静,不给父亲留余地:你答应过,不卖我的阿拉坦毛里恩(汉语意,金色的马)的!你还我的阿拉坦!

    为被自己卖掉的那匹周岁小公马,十岁的儿子头一次和自己翻脸,气势让他无法想象。个子刚到自己肩头的儿子,俨然一个男子汉,一个壮骑手,一个驯马汉子。而身高一米七八,体重一百六十八的自己,反倒像犯了错误的男孩子。他想安慰儿子,可舌头像醉酒了,沉,抬不动,底气不足,找不到充分的理由,说什么呢?当时,自己只想快把“皮卡”车弄到手,拿什么换都在所不惜……眼前的犟儿子,让他第一次感到,这男孩一夜间长大了。“还我的阿拉坦!”——这句听起来不容分辩的粗腔,像个草原的蒙古汉子了。

    孟根苏和想到这儿,忍不住笑了,回头往车后货厢看了一眼,新买的红色儿童自行车,映着晚霞闪闪发光。在苏和眼1 里,它代表了自己不容明说的歉疚,是与儿子的小公马互为转换的礼品,它像个诱人的小马驹儿,欢蹦乱跳,令人开心。这辆崭新的“马牌”童车,是孟根苏和特意从呼伦贝尔城的海拉尔大百货为儿子买的,钱多钱少不重要,就是为讨儿子的好。自己偷偷卖了儿子的小公马,现在送儿子自行车,就算赔礼,就算补偿了。孟根苏和得意地想,这回你小子没什么说的了吧,看到这辆自行“马”,你小子不得把嘴角笑到耳朵上去才怪呢!

PAGE 1 OF 7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