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2年8月>> 小中篇

糖果儿

邵丽

杨辉进来的时候

编辑评语:

    邵丽的小说一向着意于表达人的身份、生存与尊严的问题。而《糖果儿》更是从家庭关系的角度切入人的生存状态,传达出作者对现实生活的密切关注和深刻理解。作品不仅涉及人的情感生活的诸多方面,且在叙述方式上独具匠心,小说中的故事层,由叙述者“我”的故事,“我”笔下人物的故事,“我”女儿写的上上一代人的故事组成,叙事层次之间彼此互补,呼应,折射出不同主体对客观事物的独特感受,像一部弦乐多重奏,将家庭和情感的主题铺陈得复杂难言又意味深长。

    题记:生到这个世界上,无论你多么干净,都会被尘土弄脏;百年之后,无论你有多脏,都会被尘土过滤干净。

      

    生命中有许许多多个委屈,仔细考量周围,又有哪一个不是满怀的心酸?这时就该安慰自己不要太认真,走过去这一段就觉得是很平淡的事情了。包括夫妻间,糊涂一点反而会变得更加恩爱。我这人不够通透,常常敏感地在一些事情上纠结,这总会把先生弄得很恼火,一旦他愤怒起来又赶着求他原谅,反而让自己很没面子。好在相爱的人之间的尊严不那么具有刚性,闹了又好了,日子倏忽之间就过去了。

    我怀上幺幺那一年还不满二十二岁,相当年轻,精力充沛,野心勃勃。我那时从来不知道生一个孩子还要好好爱他,仿佛是要给自己制造一件玩具,好奇大于一切。我们先是猜测男孩还是女孩,先生左右摇摆,一会儿说男孩好,一会儿说女孩好,弄得我很为难了一阵子,好像他想要什么我都有能力重新安排似的。妈妈那时还是一个在职的商业局局长,她从来不迷信,不算命,但对生男生女的事情却固执己见。她说她的妈妈,也就是我的姥姥头两个孩子都是女孩,她自个儿头生的两个孩子是男孩,而我和她一样是长女,按规律推,我头生一定是个女孩。她还强调我的好看,闺女在肚子里打扮娘,看你这皮肤有红似白的,怀的一定是个丫头。她忽略了我一日三餐都是被超量的鸡鸭鱼肉填塞着,孩子疯长我也疯长。

    我喜欢五月,我很多欢喜的事情都发生在五月,比如,写一部长篇小说,获得一个全国文学大奖。这些当然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在五月,满地花黄的季节生出了一个女孩儿。她一天天长大,我总是带着炫耀的心情号召我的朋友们来看她。我说:看,我的女儿!我不怕他们或者她们骂我自恋狂,我不能吹嘘自己的小说写得好,但我完全有理由炫示我的女儿生得好。真的,我的那些朋友们看了我的孩子,都由衷地赞叹,这活儿的确干得漂亮。哈哈,我那时得意得很无耻。女儿是我生命中最大的安慰,我平生最好的一部作品。

PAGE 1 OF 44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