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2年8月>> 记忆·故事

北大往事及两篇作业

高洪波

杨辉进来的时候

    整理书房的资料时,突然有一个意外的发现:当年就读北大作家班时的两篇作业。

    这两篇作业,之所以引发我意外的惊喜,是因为判作业的两位老师,还有作业本身的命题,涉及到茅盾文学奖的得主莫言。

    一位老师是袁行霈先生,负责教授古代诗词。袁先生讲课的风度儒雅有古风,一手漂亮的板书,让我们钦佩得不行,所以他的课大伙儿都极认真对待,对他留的作业当然同样认真。本文涉及的是鬼才李贺,我自选的,议论时感到左右逢源,得意得不行。

    袁先生给予很高的评价,这也奠定了几十年来良好的师生关系,可在作业第三页上,我写到“李贺死时为天帝所召”时,袁先生用红笔批注道:“贺死前的幻觉,是压抑多年形成的变态心理的表现。他时时盼着皇帝召见而不得,所以有这种幻觉。”一句话点破实质,名师就是名师。袁先生现在是国家文史馆馆长,在一些文化场合常常见到,每一次我都执弟子礼,不为别的,就为先生当年在我作业上的点睛朱批。

    袁行霈先生说完了,该说乐黛云先生。

    乐黛云先生为我们开的课是现代派小说分析,乐先生学识渊博,视野开阔,每一课都让作家班的才子们如醉如痴,因为从中可以学到许多小说技巧,“活学活用”。

    更妙的是乐黛云先生布置的作业,不是什么国外的现代派大师,而是文名乍起的莫言。1986年的奠言,远非2012年尤其是获本届茅盾文学奖之后的莫言相比,大多数同学甚至不认识他。譬如我,就是作业过后才认识莫言的。

    乐先生让大家分析的是《透明的红萝卜》,而且明确指示须用现代派的分析手段,于是我就写下了《红、白、黑三色调的象征环》,事后乐先生给了一个90分的高分,让我很有几分得意。

    见到莫言时我几次跟他提到乐黛云先生的课与她布置的作业,讲到分析“红萝卜”时的快乐,并建议他把这五十几名同学的作业找齐留念,莫言只是笑,因为我告诉他自己的这篇作业也找不见了。

    莫言也许认为我跟他开玩笑。

    事实上北大作家班同学们的作业已经永远找不全了。因为二十几年岁月荏苒,班长袁和平、支书秦文玉,还有向义光、尹俊卿、姜天民等已永远离开了我们。

    北大往事已是地道的往事,我之所以现在把这些披露出来,不为别的,纯粹为了回忆,还有对那个文学年代的遥远的祭奠。

    补充一句:当学生的感觉,真好。

    2012年7月23日

    北京大热中

    北大作家班作业之一

    我喜爱的“鬼才”——李贺

    “黄尘草树徒纷披,几人探得神仙格?青友小儿下玉京,满天星斗两手摘。”这是前人郝经《长歌哀李长吉》中的四句诗,颇能概括李贺的气韵风骨。

    唐诗人中,我最喜爱三李,即李白、李贺、李商隐。李白为“谪仙”下凡,飘逸可羡;李贺被人目为“鬼才”,二十七岁辞世,成为令人心折;李商隐别成一格,似与二李的风度甚远,但朦胧小诗,仍可把玩。

PAGE 1 OF 4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