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2年9月>> 长篇小说

江入大荒流

余一鸣

杨辉进来的时候

    第一章

    8月26日 晴 东南风2-3级

    1

    郑守志的办公室在江口村招待所的顶层,据说城里人买房,层数越高价格越贵,但到了顶层价格就会滑坡,冬天最冷,夏天最热,有空调也费电费。郑守志喜欢顶层,倒不是他有钱不担心付电费,他觉得该冷就得冷,该热就得热,人活着就得有冷有热。更主要的是,你住顶层,就永远把别人踩在脚底下,这感觉很重要,倘若你不在顶层,就只能听任别人在你头顶上吃喝拉撒。郑总是个敏感的人,考虑问题总是比别人想得深看得远。

    住在顶层总是能比别人看得远,可在这幢楼上没什么区别。江口村招待所三面环山,一面朝江,楼就在山的半腰,山就挡在楼的面前,朝北面的长江看,长江就是一条长布带子,这布带子长年藏在江面上空的云雾之中,从楼上看去往往神龙见首不见尾。也就是说,不到中午,江口村的人见不到太阳。初到江口村的人都不习惯,像是蹲在井里过日子,但时间一长,就明白了这里的美好。歌里唱道,伟大领袖像太阳,照到哪里哪里亮。其实太阳不止天上挂着的那一个,有时候,有些地方,人也可以是太阳,这话,德国有个叫尼采的人说过,可江口村的人没听说过那个疯了的老头。但事实让他们明白,江口村是一个太阳普照的地方,吃穿不愁,小孩子上学不要钱,老了有人服侍你。所以方圆几十里的地方都羡慕江口村村民,有机会挤进江口村的人都挤破头想挤进来,只是幸福的大门不是对每个人敞开,就像进入江口村的山道,又陡又窄,藏在荆棘丛中,找到道不容易。

    现在江口村的全景就在郑守志的眼皮下,这村确实不大,按说,只有成百上千家的村才叫村,几户十几户的地方只能叫庄,当初郑守志第一次到江口村,其实就只住着一户渔民,那就是哑妹和她父亲,可老丈人开口闭口硬是称我们“江口村”,郑守志现在遂了老丈人的愿,真的壮大发展成了村,有几百户人家住着。不止是村,是一个集团了。山与江之间,只有不到一二百亩的地皮,从楼上看真的是尺寸之地,郑守志觉得岸上的地盘小了。风声传出去,马上有各级开发区来邀请,郑守志不喜欢往热闹处凑,他离不开这滔滔江水。

    郑守志回到办公桌前,他的办公桌上放着一只竹匾,竹匾里放着几只毛线团,还放着一只收纳包,打开来,里面插着各种型号的钢针和竹针。织衣针用材的种类有很多,比如说还有木质的塑料的,郑守志最喜欢用的是竹针,柔顺又弹性十足,两头尖,必须是经过碳化处理的,戳在肉里一般不易感染。但是现在市场上一般很少见了,只有江口村的那个胖女人总能及时替他供货。郑守志将一只毛线团在手中抛了抛,毛人立即将已经起针的毛衣递到他手上。毛人是他的集团副总,有时候是他的秘书,有时候还是他的保镖,之所以喊他毛人,是因为这家伙从上到下都长满了黑色的毛发,唯一的亮点是脸上眉眼下荒芜了巴掌大小的地方,当然还有他的掌心,岩石一般光亮。讲起来,毛人原先也是长江里的一方诸侯,多年前归顺到郑总门下。郑守志不雇秘书,不是他不喜欢漂亮年轻的女性,是因为他使唤毛人有一种无法替代的快感,让一个五大三粗江湖上闻声色变的家伙做随从,有着特别的效果。郑守志长得白,毛人长得黑,俩人一露面简直就是黑白双煞。

PAGE 1 OF 86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