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2年10月>> 作家走廊

有江湖,才有发现——长篇纪行文《八声甘州——西北万里寻祖记》创作谈

欣力

杨辉进来的时候

    1、创作,是“意外”的收获

    写这本书,是一个意外的收获。

    写另一本书,是一件想了十五年的事。

    为了写后一本书,而有了现在这本书《八声甘州——西北万里寻祖记》,我由此理解了一个词的含义:因缘际会。

    说意外收获,因为这本书的写作和出版不是安排好的计划中的,但想起来,又十分必然。我想这正是人生之趣,写作之趣,旅行之趣。目标在远方,沿途风景千变万化,但万变不离其宗。这个宗,就是意义。

    我儿子12岁的时候送给我一张贺年卡,他写:妈妈,希望你度过幸福的一生。人生就是旅行,我们总说人生之旅。什么样的旅行是幸福的?我的回答是:有意义又有意思的旅行。目标是意义,风景是意思。

    怎么解释这个“意思”?我觉得它应该充满了“意外”,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有一种冒险的意味,不是挑战自然或身体的极限,而是挑战心灵极限,突破心灵极限。写作也是一样。任何形式的创作,有突破,才有成就。有一个故事,说雕塑家爱上了他的雕像,这个石膏像会说话了,她引领着雕塑家进入了出神入化的创作状态。其实,这说的就是艺术创作的本质。 最完美最动人的那部分常常不是预先计划好的,就像石膏像会说话了一样,人物带着作者走。很多创作者都有这个体验,这也就是为什么创作这件事吸引人的根本原因。这种体验,仿佛天赐,说起来挺神秘,实际上,是你一步步走到那个境界了。这个不期而遇的“意外”,我想就是所谓“灵感”。

    柴可夫斯基说:灵感是从不拜访懒汉的。他又说:成功靠的是99%的勤奋,1%的灵感。我理解,这个勤奋,应该包括三个方面:丰盈的生活、深入的思考和不断的实践。有了这三者,那1%的灵感才会出现。有了这三者,人生之旅才能有“意思”吧。

    旅行,人生,写作,是同样的过程,有个大目标,不必过分计划,有点冒险精神,敢于挑战固有的条条框框,敢于挑战自己,才能看见风景,有所成就吧!

    我的西北之行,充满“意外”,《八声甘州》这本书是其中最美妙的一个。

    那部我想了十五年的书,目前正在写,书名是《忍冬花——始自1840年的家族心灵史》。忍冬花,就是金银花,它的特点是耐潮湿耐干旱,能在贫瘠的土壤里繁衍壮大,花期极长,花朵是药材,中国人都知道。《忍冬花》以我外祖母伊尔根觉罗·诵琴的人生故事为引子,以我们家族九代人里最具有典型意义的人物为枝干,铺排出200年的中国近代史。

    我们家族有几位近代史上有名的人物:道光皇帝、端郡王载漪、伊犁将军陕甘总督伊尔根觉罗·长庚等,都是复杂人物,他们的内心世界,值得探索。

    道光帝是一个有抱负的人,可是,当了29年皇帝,他最著名的工作是1842年跟英国签订的《南京条约》,中国从此进入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他为此终生不能原谅自己,在清西陵道光帝陵寝,你能看见他对自己的惩罚。他是我的八世外高祖。

PAGE 1 OF 4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