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2年10月>> 作家走廊

关于香港,关于华文文学(外一篇)

林白

杨辉进来的时候

    谈谈我对香港的想象

    我的老家广西北流跟香港同属粤语地区。我们管粤语叫白话,北流的白话虽然没有广州这边的白话好听,但是语法字音都一样,只是语调不同。我们的语调更短促、迅猛,听起来更像南蛮野音。在北流的县城,我们说粤语,听粤剧,喝凉茶,不吃辣椒,午后阵雨来时走在骑楼下……总而言之,我们广西东南部的人在心理上总是更认同广东,而对北部的桂林柳州地区有一种疏离。桂北人说北方语系的柳州官话,听桂剧和采调剧,吃辣椒,听说到了冬天那边还下雪……至于更远的百色就不用说了,壮族的话我们一点都听不懂。

    南部的广西人大多愿意把广州看作是自己心理上的省会。

    而广州过去就是香港。这就说到了香港。

    上个世纪80年代,我在广西电影制片厂文学部工作,有一次厂里开了一个大巴到广州,让大家观摩苏联电影。看完电影大巴又把我们拉到深圳,全车人都到了深圳和香港交界的中英街,大家站在那条狭窄的街道上眺望香港,看到了穿着神气制服的香港警察,还购买了很多丝袜和力士香皂。人人兴高采烈。

    从地理上看,香港比北京离我们近得多,开个大巴就过去了。但是很多年里,我一直觉得香港是一个既遥远又神秘的地方,跟美国一样,是另外一个世界,隔着好像不只一个海湾,而是全世界的大洋。但同时,由于我的一个舅舅在香港,一个好朋友的爸爸在香港读过大学,另一个好朋友的妈妈在香港做过工,我又觉得香港跟自己有着一点隐秘的细小关联。

    有一次,我舅舅带着舅母回来看我外婆,舅母讲了一口又轻又软的香港话,听上去十分悦耳,于是我就想,香港大概是一个温和舒适的地方。可见即使是一个懵懂的人,也能意识到,不同的音调代表着不同的文明。

    说句实在话,我们小镇人对香港是很有一些好奇的。

    所以我一直等着有一个机会可以来看看,这是我第一次来香港,我很愿意通过这个“两岸四地华文文学”的会,来看一看这个向大陆输出了大量歌星影星和港式生活方式以及某种审美趣味的地方。我想起80年代的时候,我在广西南宁,我单位有一个同事是从部队转业的话务员,这个同事有一种奇怪的价值观,她若要夸奖一个女孩时髦漂亮,就会说:哎呀,你真像一个港妹!她认为“港妹”就是对一个年轻女仔的顶级赞美。我还想起上大学的时候,舅舅从香港给我带了一把折叠伞,我妈妈托人带到武汉给我。结果我们班女生有一半都借这把折叠伞打着照相。总而言之,在八九十年代,香港对紧邻的大陆中小城市、县镇的辐射性是很强的。

    这次来港,是到达一个我少年时代遐想中的地方,此行给我的新鲜经验,将会远远超过一把折叠伞所给予的,而且,由于这个机会,我对香港的想象就落到了实处。

    关于华文文学

    我对华文文学的认识是一个加法的过程。

    在80年代,我曾经以为华文文学主要是指港台文学。我最早看到的华文文学是流沙河编的《台湾诗人十二家》。之后,港台文学的概念是金庸和琼瑶,金庸的书我一本都没有看过,琼瑶的看过一本,这些都是大陆的畅销书。长久以来,我对畅销书的态度都是有所保留的,判断也偏颇。

PAGE 1 OF 2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