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2年10月>> 夏鲁平短篇小辑

车行东北

闫嵩巍

杨辉进来的时候

    替班

    这活没法干了!

    我在火车上已经连续加班呆了整七天,竟然还通知我继续加车。就说春运忙,也不能这么折腾啊!乘警小王一边嘟囔着,一边快步向乘警排班室里走。今天当着领导的面,我要把这事问明白,是不是看我新来乍到就这样不三不四欺负我?

    一把推开排班室的门,小王看见值班队长老张正坐在那儿看着值班情况登记表,旁边还坐着一个不认识的老民警。

    “张队,我已经在火车上连续工作一周了,今天是您决定让我再加一趟吗?”小王直视着老张问。

    “春运嘛,加了那么多对火车,支队实在是找不出人头了。”老张边说边放下手中的登记表,“你就再替某某跑趟吧。”

    听了老张的后半句话,小王更加生气了:“对!我是新来的,可以多用用。可某某是谁呀?我凭什么要替他去跑啊!”

    看看小王,老张没有说话。这时,旁边坐着的那个老警开口了:“小伙子,别那么火气。你看看墙上的排班板,那个名字横过来的就是你要替的人。”

    小王转过脸,望着墙上那密密麻麻的排班板,上面横竖写满了各趟列车的车次和发车时间,中间有规律地挂有很多小木牌。每个小木牌上写了一个不同人的名,这些名字就是整个的乘警队。小王发现刻有自己名字的木牌,正顶在一个横着的木牌下。横着的木牌上,正是写着“某某某”的名。

    “我就是要替他跑车啊?可他是谁我都不认识!”

    老警察在用抹布抹着值班桌:“你知道木牌为什么横着吗?凡是因公受伤或生病不能上班的,牌子都要横起来。某某某的木牌已经半年没竖起来了。”

    小王心里紧一下,扭头看着老张的脸。

    “这半年,某某某的班是由全支队的人在休息期间顶着的。某某某因为成年劳累,心脏不行了,连着做了几个支架了。”老张望着小王说完后,又指着身边那个老警察,“这是老李,今年52岁,他都替某某跑了五趟了。”

    小王没有再吭声,又抬头看看墙上的排班板,写有自己名字的木牌依然公公正正、十分有力地扛着某某横倒的木牌子。到最后他什么也没说,就出门赶车替班了。

    后来小王的木牌经常竖着顶起横着的某某某的木牌子。

    再后来,他就突然不顶了。永远不顶了。

    排班板上横竖都没有某某某的木牌了。

    出山

    大全今天特兴奋,野狼闻到了鲜肉般,纤长的手指不停地微微颤抖着,喉咙里甚至还发出了低沉的咕噜咕噜的响。两年了,压抑了整整两年终于可以出山了……大全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呼了几口气,两只手插在一起,狠狠地上下翻动着,指骨节发出了噼噼啪啪的响。

    大全是个贼,一双修长灵活的手使他更相信自己适合弹钢琴。既然出身贫寒,没机会弹钢琴,那我就在贼道里出人头地吧。坚持着这么想,抱了这信念,大全诚心拜师退休的贼王“千手张”,一边照顾年暮贼王千手张的生活,一边苦练扒窃技术。整整两年,苦练不止,直到今天,千手张才终于告诉他:

PAGE 1 OF 6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