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2年10月>> 记忆·故事

哈熊

戴江南

杨辉进来的时候

    一

    跟所有钟情于荒野的人一样,我喜欢骑马穿越森林。在阿尔泰山密林深处数次来回,图瓦向导给我讲述最多的是哈熊。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总是爱提起哈熊,听那口气,他们好像既爱它又恨它。可能这个家伙个儿大,力气大,不好制服。猎人往往并不喜欢卑微软弱的小动物,那对他们没有诱惑力,也没有挑战性。林中之人崇拜有力量的家伙。

    在额尔齐斯河边,向导告诉我,早晨他酒醒后,推开门一看,他家的栅栏被踏成了满地碎木头,石头垒起来的牛圈给推倒了,馕坑给踩得稀巴烂。牛不见了,狗也没了。他气得把牙咬得咯吱吱响。我要抓住这个酒鬼,他握紧拳头在院子里四处转悠,以为村中酒鬼干了坏事,正倒在某处,呼呼大睡。这个村酒鬼实在太多,真拿他们没办法。可他并没有见到酒鬼,倒是发现泥地上有几行交叠的碗口大、深陷的脚印,另有几坨粪便。他蹲下来仔细一看,粪便里混杂着几粒未消化的松子。这就是罪证。他冤枉了酒鬼,罪魁祸首肯定是哈熊,这不会错。

    他见过哈熊捕猎,那个大家伙举起一头牛,扔出去十几米,活活儿给摔死,坐在屁股底下压一压。然后,找来一棵松树,把猎物藏起来,一周后,猎物腐烂再吃掉。吃饱后,四处转悠,找一棵粗大结实的树,双臂攀住树枝,吊起身子睡觉,一睡一周。

    当地几十户人家,每年都有十几头牛、几十只羊、几匹骆驼被哈熊吃掉。要是从前,他们会有办法复仇,以解心头之恨。而现今,只好白白送了牲畜。

    当地许多老者见过哈熊。过去,他们是快乐的猎手。出门捕猎时,将一件熊皮当衣裳,穿在身上,用麻绳绑腿。浑身上下俨然一只熊。猎人的眼睛黑而冷,他握着枪,追逐一只熊。熊以为对面也是熊呢!站立,招呼对面的“熊”一同玩耍,或自顾自地睡大觉。忽然,砰——枪声一响,熊应声倒地。

    据图瓦人说,许多动物都怕哈熊。小羊羔见了哈熊,拼命地四处逃窜。野猪、马、牛也怕哈熊。哈熊靠近它们时,它们惊慌失措,相互撞着乱叫。听说哈熊最喜欢吃的动物是野猪,哈熊可以一口吞下一只猪崽。

    我说的哈熊就是棕熊,猎人们都爱这么称呼它。不光猎人这样叫,就是新疆本地人,也习惯说哈熊。

    二

    我曾在荒野看到过它们的脚印,很想跟踪它们,了解它们在野外的生活。那个夜晚,我几乎就算是看到一只哈熊的踪迹了。

    那天,我们骑马到森林深处,夜晚到达一个稍微开阔的河谷地带,一片森林环绕着一片平坦的大草地。草地上矗立着一座牧羊人的屋子,一个简易的木泥屋。地上丢弃着一些燃烧过的碎木屑,大大的木板床上空空荡荡。

    我们决定留宿木屋。我们捡来木柴,在屋外燃起一堆篝火。又捡来一些树叶干草之类的东西,取下马背上的垫子铺在炕上。在我眼里,一个舒服的大炕就铺好了。

    我和三个图瓦人围着篝火取暖。漆黑的天幕上只有几颗星子,像橘红色的蜡烛一样,闪烁着微光。夜晚的深山,就是在夏季也非常冷。我们身披带毛的大衣,一会儿烤前胸,一会儿烤后背——转着烤。

    马鞍子卸下来了,马在草地上四处溜达,可心地觅食。这时有几匹马打起响鼻,前蹄不住地弹着地面,眼睛转向坡上的森林,久久注视。对这些,图瓦人很有经验。他们漫不经心地说,看吧,一只熊正在下山。显然,我们的马已经嗅到了哈熊的气味,围拢过来,鬃毛直立,脊背上的皮瑟瑟颤栗。我也非常害怕,担心一只熊突然袭击后背,时不时地朝后看一眼。

PAGE 1 OF 4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