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2年10月>> 记忆·故事

宏村的水圳 (外两篇)

卓越

杨辉进来的时候

    记不清这是第几次去宏村了,徽州的风物总是让人看不够。它就在那里,如明白摊开的历史大书,可第一次翻与第二次翻感觉截然不同。记得第一次到宏村,纯为其建筑之精妙古朴所倾倒,胸中恨不得奔涌万言,《弘城梦事》洋洋数千字挥毫即成。而这一次灵感似乎涩了,或许是我终于低头看路的缘故。

    出了歙县县城,迎面便是纯净的微雨清气,顿时面上的尘埃都淡去了几分。进入村落,已是淅淅沥沥三两小雨,天公并不急切,我们亦免去打伞。衣裳上零星几点痕迹,竟有了别样的小欣喜。

    宏村一大妙笔在于其牛形人工水系:雷岗为牛首,参天古木乃牛角,“月沼”乃“牛胃”,“南湖”乃“牛肚”,两旁民居乃“牛身”,而九曲十八弯的水圳则是“牛肠”了。

     

    踩湿漉漉的青石板过月沼,待踏上石板路进入宏村各巷时,便不可再忽视这水圳的存在了。据说水圳连起足足有1200多米长,真可谓家家、院院、户户皆有水。

    仅从这一点即可看出徽州先人的匠心独具:他们在宏村的上首浥溪河上拦河建石坝,砌人工水渠,利用地势落差,把一泓碧水引入村中。九曲十八弯的水渠穿敬德堂、敬修堂、承志堂,过月沼与南湖,泽被两岸农田果木,最后流入濉溪——将水之灵动特点展现得淋漓尽致,给静谧的古老村落平添了生机。古人的智慧如何都透着古朴与天真,对待自然的态度亲近而不狎昵,敬畏却不生疏。人与水的关系始终是千百年来与自然相生的著名命题,似宏村这般亲水爱水善水却不污水的,正合了“流水不腐,户枢不蠹”的古言,灵气充溢,余味悠长。

    途径桃园居时见有卖徽州特产的烧饼,上前去看。一侧的老婆婆着了印花蓝的布衫,在铁锅里细细翻炒着十几个烧饼,家腌酱菜的香气悠然飘出,我不禁想到承志堂砖雕础石的岁月痕迹,甚至村口白果树屏天而出的沧桑,外加汤沟老家二舅舅自制的辣椒酱。见我驻足不前,老婆婆递给我一块刚出锅的烧饼,念叨几句当地的方言,我并不识,导游在一旁解释,做烧饼的水就是这里的山泉水,直接从水圳打上来即可和面。老婆婆看出了我的惊讶,指指脚下淙淙流水的小渠。我用旅行杯舀水而尝,舌尖充盈着雷岗山葱郁植物的翠,月沼初发菡萏的嫩,淡而有真味,不甜亦不寡。以前唯知好水泡好茶,未曾想好水亦可造好饼,呵呵。

    听人说,宏村水圳最初的目的仅是“浣汲未妨溪路远,家家门巷有清泉”。奇妙的是,这里水位一直保持着恒定的位置,即便是下雨,也会保持在石桥下一点点。日中则移,月满则亏,水满则溢,尺度的保持之微妙,亦从百千明渠暗渠的汩汩清流中窥见一斑。水至柔,利万物而不争;水圳亦无直道,大小弯曲间不知绕开了多少拦路的障碍,但从未断绝,从未满溢,静静流淌,惠及宏村百姓。我的心中充满温厚的敬慕,水圳的千回百转也升华为一种人生的信条,不浮夸,不张扬。

PAGE 1 OF 4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