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3年3月>> 长篇小说

国家阴谋

张笑天

杨辉进来的时候

    一

    黑沉沉的夏夜还没有从铁幕中挣脱出来,湿漉漉的露水正在草梢上聚集,潮闷的大地仿佛在不安地颤抖,闷热、窒息,有点像地震前的征兆,让人不安。这是满铁线与北宁线交会处,从地理坐标上看,它虽是交通枢纽,却并非水陆码头的重镇,刚修筑铁路时,它就叫沈阳站,距沈阳才不到十华里,后来才改叫皇姑屯站。皇姑屯名字来由有多种传说,据说乾隆到北陵祭祖时遇到风雨交加的坏天气,就到附近一户农家避雨,农家母女以饭食招待了乾隆,乾隆认了民女为义女,这自然就是皇姑了。后来皇姑为母守孝三年忧郁而亡,葬于此,便有了皇姑坟的名称。但这里的庄户人一代代地重复着脸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从来没因为皇姑而被受恩泽或引人关注。1928年的6月4日凌晨,发生在皇姑屯的爆炸,却使这个默然无闻的小地方一夜成名。

    那是号称张大帅的东北军阀张作霖殒命的伤心地,也是早就想把东三省纳入囊中的日本人制造战争借口的策源地。因为客观上日本关东军失去战机没敢贸然动武,使皇姑屯事件降格成了三年后9·18事变的一次预演。

    朦胧夜色中,一小队化装成南方军便衣队的人影在路轨上急匆匆走动、忙碌着,埋炸药,接导火索。其实他们是日本关东军大尉河本大作率领的铁道爆破小组,他们想除掉张作霖,又要嫁祸给南方军。

    那一天,张作霖乘坐由当年西太后花车改装的豪华列车出关,返回他起家的东北。这几年张作霖着实风光了一阵,但对张作霖来说,这年流年不利,年初,蒋介石联合冯玉祥、阎锡山和桂系军阀,发动了对奉军的第二次讨伐,奉军节节败退,一直给他撑腰的日本人见他大势已去,乘机想控制东三省,强迫与张作霖签订了一份让张作霖骂“妈拉巴子”的《满蒙新五路协约》,又以解除武装为威逼条件,迫使奉军马上撤回东北。张作霖十分恼火,用他的话来说“小鬼子真不是东西,妈拉巴子的,给鼻子上脸,还想骑脖颈拉屎呀”,他好歹还控制着“中央”,于是就在5月25日,在北京发表了《北京政府正式宣言》,声称“东三省及京津地方,均为中国领土,主权所在,不容漠视”,随后主持了北京政府最高级别紧急会议,接受了“小六子”张学良的建议,决定“息内争御外侮”,下令奉军向山海关外撤退。他不能把经营多年的老巢丢了。

    当张作霖不想当驯服的走狗而势必成为日本独霸满洲的障碍时,日本人决定下手除掉他。目的在于消除日本在满洲建立“新国家”的障碍。

    日本军方多亏豢养了一个改名叫川岛芳子的大清格格金璧辉,她混迹于日华高层,竟把张作霖专列的发车、运行时间掌握得精确到分。

    皇姑屯注定成了改写东三省历史的印记。

    刚现出鱼肚白色的地天际,探照灯光撕开残余的夜暗,一列高速行驶的火车飞驰而来,粗犷的汽笛声、隆隆的车轮声震耳欲聋。张作霖就快到家门口了,他一直紧绷着的那根弦也松弛下来。

PAGE 1 OF 88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