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3年4月>> 作家走廊

扎根异土的异邦人——莫言作品在韩国

朴明爱

杨辉进来的时候

    一、韩国读者与中国文学

    这是一个没有英雄的时代。地球上有六十多亿人,却无人可以称雄。互联网的发达使得无数英雄如昙花一现。可在2012年10月,对全世界的文学爱好者来说,一位英雄横空出世,他就是中国作家莫言。

    莫言无疑已成为当今最耀眼的明星。从来没读过他的作品的韩国大众也知道了莫言这个名字。因为在与韩国毗邻的中国大陆,首次有作家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韩国舆论界对此表现出执著的关心,接连数日在韩国的报纸上对莫言大书特书。虽说鲜有读者对他的小说了如指掌,但他的名字装饰着韩国的各大报纸,成为2012年度最具知名度的外国人。早年张艺谋以他的原著小说为剧本拍成的电影被重新制作成DVD,在韩国的电子图书馆视频资料室里受到了年轻学生们的追捧。

    可是截止到2012年12月,除了个别作品外,莫言的小说在韩国并不畅销。究其原因,不得不考虑韩国读者层的特性。1945年韩国解放以后,文化事业飞速发展,文学爱好者迅猛增加。他们对文学的热爱程度,对文本的分析解读能力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准,甚至不亚于专业批评家。这些韩国读者们不是那些通俗文学的拥趸者,也不等同于在应试教育体系下培养出来的高学历获得者。在遍布全国的18000余所各级图书馆中到处可以看到他们埋头看书的身影。对他们来说,报刊上的书评、大众媒体上的宣传、评论家们的一家之言很难左右他们对作品的鉴别。他们以犀利的眼光时刻注视着那些引领着世界文坛的作家们的作品,在互联网上对天才作家的作品各抒己见、品头论足。他们才是韩国真正的知识分子。对这些为数众多的韩国知识分子来说,不是说哪部作品带上了诺贝尔文学奖的光环,就应当受到追崇。迄今为止,除了阿尔贝·加缪、加西亚·马尔克斯、君特·格拉斯、海明威、威廉·福克纳等个别作家的作品之外,韩国知识分子对获诺奖作品的评价多是贬大于褒,不出三个月,那些作品就会淡出他们的视线。

    如此苛刻的韩国读者是怎样看待莫言的呢?首先要了解韩国读者是怎样看待中国当代文学的。直率地说,韩国读者对中国文学普遍持有十分保守的态度。中国文学经常被视为陌生国土上的奇特的报告文学。在古典文学领域,两国文学的关系密不可分。韩国读者十分喜爱《山海经》《三国演义》《西游记》《红楼梦》等中国古典文学作品。可自40年代至90年代,由于冷战历史,中韩两国的文坛就像是两座固若金汤的封闭城池。1992年中韩建交后,韩国读者开始对这个隐遁许久的大陆的文学感到好奇,他们想知道中国作家如何在虚构的空间中描写中国的社会现实。可他们很快就感到厌倦了。他们眼中的中国当代文学作品,大都类似报告文学,控诉着文化大革命遗留的创伤,或者表达对物质匮乏的不满。韩国也因多灾多难的近现代史,文坛上充斥着伤痕文学。现实生活已足够苦闷,连虚构的小说也大吐苦水,读者那疲惫的灵魂不仅没有得到解脱,反而愈发疲累了。1970年代直到1990年代中期,日本文学、法国文学、南美和南欧文学都曾在韩国读者中刮起过旋风,韩国舆论界预言2000年之后这股旋风将来自中国,可他们的预言落空了。尽管2000年之后有许多中国文学被翻译成韩文,但它们在韩国并没有受到预想中的青睐,它们无法让韩国读者感到阅读的新鲜感。

PAGE 1 OF 8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